關於部落格
倚南窗以寄傲 審容膝之易安
  • 152995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流浪教師的一年

這個感觸來自於這學年帶了一個進修班,我花了點時間跟他們溝通上班與上課的事,幸好他們還願意跟我抱怨。雖然抱怨之後,他們的心又遠遠的離開教室了。我非常深刻的反省著:很多時候,教師只是被當作拿到文憑的通道,知識與學習對他們來說一點也不重要。 如果教師的教學內容是加法,教學熱情是乘法,那麼面對向學心等於「0」的學生,該思考的應該是如何突破他們的銅牆鐵壁,無論如何先送進去「1」再說。 台北商業大學的學生真的是非常的可愛,非常認真且認份的學習。新的校區新的系所,校園空空蕩蕩,據說他們第一堂電腦課很無奈的坐在沒有電腦的電腦教室裡,心中充滿疑問與茫然。很多學生坦承他們對於自己的選擇充滿了懷疑,對於新的系所的課程安排感到不解。然而我觀察到,他們依舊全力以赴,到處參加設計比賽,甚至通車往台北上課。 親愛的同學,大一感到茫然,其實是一件好事。多少人在大學裡玩瘋了,整天夜衝夜唱,交朋友跑聚會,玩了四年,直到大四要畢業,不得不面對求職戰場時才開始茫然。我不是否定玩樂與交朋友,那都是學習的一部分,但人要有目標,茫然是思索目標,尋找目標的表現。茫然代表著有太多選擇,現在思索,現在尋找,也許可以比別人早確定目標,然後提早向目標邁進。有太多選擇是好事啊! 做出了選擇,確定了一個目標,就必須放棄其他選項,那過程往往是痛苦而不捨的。這十年來,我對這件事情有十分深刻的體認。 另外,很多學問在學習的當下是沒有用處的,然而有趣的是,這世界的一切往往是貫通的。現在以為沒用的東西,總有一天會派上用場,在不同領域學習新知,看起來互不相干,但若有一天把它們串起來了,這便會變成一種獨到的學問或技能。 我常在想,這幾年的流浪教師生活,超過三十次投遞履歷碰壁,或許會變成我未來事業的重要養分。某種程度上來說,我也跟這群可愛的學生一樣,正在面對一個不怎麼肯定的未來,偶爾也會懷疑是不是哪裡做錯了決定。然而還是必須硬著頭皮走下去,期待過些時間後,努力會獲得收穫。 我會是個不錯的學者,這點我從沒有懷疑過。34歲了,我已經不能茫然了。 (臉書6/26,學期結束) -- 附:臉書6/23 這學期帶了一個專科進修班,學生平時要在髮廊洗頭,工時非常的長,朝9晚10之類的;工作環境也不好,有學生抱怨休息室的大垃圾桶很臭,連吃便當都很痛苦。薪水22K,三扣四扣,犯錯、請假什麼的都要扣薪水,常常一個月只領得到一萬出頭,有學生抱怨他某個月生病,最後只拿到三千多元。 已經是血汗勞工了,週休二日還要拿一天進行技術訓練(或者加班);週休二日的另一天,也就是每週一天的上課日,其實是他們唯一的「休假」。 這是什麼制度?為了一張文憑,不得不奔波來學校應付點名,假裝自己有上課,看看學期末能不能混到一個分數? 上學期我多講課,講司馬遷、講張愛玲,講生活、講感情,無法阻止他們想睡覺。體諒他們工作辛苦,這學期大大放寬標準,多看電影,看完電影講文學與歷史如何被改編,講文創,閒聊,說笑,考試前盡量以複習的名義放水。 早上考完期末考,很快的改完考卷結算成績,22個學生有14個被當掉。他們還是一樣,不但不聽我講課,連電影都不願意看。 人生很難,困境很多,要衝破這些難關,得花上更多力氣。你可以假裝當學生,但我不能假裝當老師,文憑不應該只是一紙謊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