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倚南窗以寄傲 審容膝之易安
  • 14880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臉書訊息數則

中國史之外,我中學時也讀世界史,世界史從希臘、羅馬講到歐美各國,中間還穿插匈奴西遷與蒙古入侵,強調一下中國人的厲害這樣。 那些民族或國家的歷史與地理,與臺灣相差非常遙遠,臺灣人地理環境中更常接觸的韓國(朝鮮)、日本、印尼、菲律賓、馬來西亞,基本上我都一無所知。 與中國不同,臺灣是一個面對東亞的海島,首先要認識的當然是中國,然後呢?絕對不是北亞、中亞諸國,而是海洋上的各國。臺灣人對四鄰的瞭解實在太少了,甚至因無知而歧視這些理論上應該與我們友善的鄰國。 若讓我說,我認為歷史與地理課本都應該有類似的安排:先詳述臺灣,其次是東亞、東南亞、太平洋諸國,最後才講歐洲、美洲等其他區域的國家。總之應該先建立自我認同,然後再由近而遠,懷抱世界。 爭論中的中國史觀與日本史觀都不是臺灣史觀,只能說《亞細亞的孤兒》問世超過一甲子的今天,臺灣人竟然依舊是孤兒,哀哉。 -- 臉書7/17,回應Chu-Lan Kao Re: [問卦] 台灣古典文學到底有什麼價值 https://www.ptt.cc/bbs/Gossiping/M.1437059589.A.1C7.html 先說明我不是台灣文學的專家,我比較熟悉的是中國文學,下面所說的也許會有一些錯誤或偏見。 這篇文章提到臺灣「古典文學流行的時代還遠遠超過白話文學」這句話其實是廢話,因為白話文運動至今也還不到一百年。現在常有的「白話文學VS古典文學」的論爭,其實是「實用溝通VS文化修養」的論爭。 從更高的視野來看,臺灣古典文學的藝術性確實遠遠不如中國文學,文章中反覆的強調臺灣古典文學好棒棒什麼的,對我來說其實沒啥說服力。打個比方說,臺灣籃球遠遠不如NBA,臺灣棒球遠遠不如MLB,但我們還是喜歡臺灣的本土球員。這是一種親近感所帶來的感情,並不是出自於球員/文學本身的球技/藝術性。 所以為什麼要教臺灣古典文學?當然是因為身為臺灣人,必須要建立起對自己歷史文化的「認同感」。我們不會因為玉山比喜馬拉雅山矮而假裝沒看到玉山,那為什麼我們會因為林爽文的功業不如朱元璋而不去認識臺灣這些歷史人物呢? 當然,如果可以的話,我們還是希望台灣可以出現一個放在全世界都是頂尖的什麼人物。比方說白先勇的《臺北人》,書名是臺北,內容也有臺北,對近代華語小說的影響非常巨大,更有無與倫比的文學藝術成就。然後如果你熟悉這些重要文學家的話,大概都很難否認,他們都閱讀並吸收了中國古典文學的神髓。他們用臺灣的故事作題材,這相當於把NBA等級的球技帶回來臺灣打球。 說到底我們還是要往前看。臺灣的語文教育應該要分為幾個部分同時並行: 1、語文溝通:字都不會寫,話都不會講,用中文寫的數學題目都看不懂,還讀什麼文學? 2、文學本身:包含如何欣賞以及評論文學。 3、古典文學:以最精彩的中國古典文學為主,臺灣古典文學為輔。 4、現代文學:以臺灣文學為主,其他地區的華語文學為輔。 -- 臉書7/2 漫畫海賊王最近的打鬥劇情被罵慘了,我的觀察是,尾田很清楚知道少年漫畫的主要商業元素是什麼,他也認為自己的漫畫必須定位在商業價值上,然而在龐大的連載中,很難不重複使用這些元素,久了難免會重複而疲乏。 雖然如此,在打鬥劇情之外,大部分的配角都有非常立體的生命力。比方對於「正義」的看法,幾乎每個跳出來詮釋正義者,都有一番不同的理念。角色所選擇的「正義」,與他們所屬陣營的「正義」,未必是完全重疊的,如此一來該角色就會出現矛盾與掙扎。在漫畫中,這種矛盾與掙扎有時候輕描淡寫,有時候雷霆萬鈞。 雖然這些角色刻畫隱藏在熱鬧的、重複的、不夠精密的打鬥劇情之中,但我認為那才是尾田透過漫畫真正想要表達的。 某種程度上來說,商業價值與人性刻畫的擺盪,也是尾田的掙扎。無法融合的二者,使得這部漫畫還不到最高境界。 -- 臉書6/30 粉塵爆炸之後,開始有許多要求管制的言論出現,這讓我想到這陣子一直在讀的荀子。 荀子基本上是一個講「規範」的人,但他的規範不是「法」,而是「禮」,法只能是禮的延伸。 簡單來說,就是君子要搞清楚為什麼要有規範,這才去制訂與施行規範,讓小人(小老百姓)可以依循。 知道為什麼應該這樣而去作,那是「禮」,不知道為什麼總之乖乖聽話,那是「法」。荀子認為,如果沒有君子的理解、思索與判斷,「法」再怎麼廣博、完備,都會出亂子。 「君子者,法之原也。故有君子,則法雖省,足以遍矣;無君子,則法雖具,失先後之施,不能應事之變,足以亂矣。不知法之義,而正法之數者,雖博,臨事必亂。」《荀子‧君道》 那麼,誰應該是君子? 還沒出亂子就預想可能會出現大規模的傷患需要救助,因此成立了雙北醫療網,臺大醫院那批人或許可以視為君子。 粉塵出問題了,所以修法管制,這確實是君子的表現。但早有人警告會出問題,卻遲遲沒有做出對應的舉動,出亂子了才亡羊補牢;或者辦活動只考量到吸引群眾,卻沒有考慮到粉塵易燃,導致出現熊熊烈火,燒傷數百人。這些人或者不夠君子,或者不配當君子,或者根本是假裝成君子的小人。吸引了其他小老百姓跟隨,卻陷之於亂,哀哉! 「有治人,無治法」,我們往往習慣信任法制,但世界這麼大,時代走這麼快,法制總有無法涵蓋的部分,與其期待領導者都是君子,不如自己學習當個君子。 君子任重而道遠,本來就沒那麼容易,願天祐臺灣,共勉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