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倚南窗以寄傲 審容膝之易安
  • 155777

    累積人氣

  • 21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東漢世代官宦的「貧賤」隱士

第2條表明了婁壽並未出仕,我想他毫無疑問是個「隱士」。但有趣的地方在於,「隱士」顯然過得非常儉樸,甚至可以說是「貧困」,穿很差的衣服,吃很糟的食物,住很爛的房子。這顯示了當代人們對於「隱士」的想像與期待:貧賤。 在東漢,這種想像與期待其實是脫離現實的,因為東漢一方面推崇隱士,另一方面又重視家世與人脈。婁壽雖然生活過得很困苦,但家族累世通經,曾祖父通《春秋》,祖父是通經的「博士」,婁壽自己則被稱為「玄儒」;在漢代,世代通經通常代表世代官宦,碑文只講兩個當官當最大的,事實上碑陰(石碑的背面)所見姓婁的官吏還不少,雖然不是世代三公的超級大族,但婁家肯定不是一般平民百姓家庭。 在這種情況之下,婁壽的父親「安貧守賤」,真不知貧在哪裡?賤在何處?婁壽自己吃穿都很差,也不知道是碑文這樣寫,還是他真的弄了一套破爛的家具來過生活。 「士」是讀書人,古代的書寫在竹簡上,想要有一本「書」,必須先找到老師教,然後自己勤勉抄寫才能擁有,哪像現在沒錢買書還可以去圖書館。換句話說,古代追求學問的「士」通常不能在家鄉種田,他們大概也沒時間種田,找老師、抄寫作筆記、整理資料就夠他們耗掉所有青春歲月了。那生活怎麼辦?一方面得祈求有個有錢人願意養他,也就是作為「養士」者的「門客」,另一方面就是趕快完成學問,然後求一個官來做。 換言之如果不是貴族(也就是「賤」),這個士必然很「貧」。 在西漢以前,尤其是戰國時代,貧賤遊士非常常見,如李斯說:「詬莫大於卑賤,而悲莫甚於窮困」;又如陳平在劉邦手下貪污收賄,還理直氣壯的說:「臣躶身來,不受金無以為資」;不能當官的,還會埋怨老師怎麼不趕快推薦我去當官,如叔孫通的弟子說:「事先生數歲,幸得從降漢,今不能進臣等」等等 可見真的要當隱士是很不容易,經得起貧賤,才能當隱士。 所以婁壽的例子就很有趣啦!也不能說他們都是虛偽詐飾之徒,只是在當時,如果你真的有志向不當官,那麼最好就表現出作為一個隱士該有的「傳統」,認真的向社會表示我「安貧守賤」。像婁家這樣的家族怎麼稱得上貧賤?那不重要啦!總之他是隱士,隱士一定要貧賤一下的。 貧賤之餘,隱士還要有個姿態,就是我既然要隱居了,通常要表現出「遁世」的樣子,也就是找個巖穴什麼的,離群索居這樣。婁壽 一方面「遁世」,另一方面又親朋好友一堆,死後這些親朋好友還共同集資來幫他立碑。第3條資料是漢代石碑中十分常見的格式,石碑正面對碑主歌功頌德一番,背面就是立碑人的姓名以及他們各自所出的立碑錢。 「世族」卻「貧賤」,「遁世」卻「交遊」,狹義來說,他們其實不太像是典型的隱士,因此又有許多稱呼,如徵士、處士之類的。 東漢有千千萬萬的婁壽,再來介紹另一個非常著名的例子。 有個人非常有才華,他的祖上、父親、叔父都是大官,他的兄弟也個個當官,毫無疑問是世族出身。與這個人相處過的人都極力推薦他的能力,名聲傳出去之後,還有個非常響亮的綽號。偏偏這個人不出來當官,在某個地方弄了一塊地種田,搭了一個茅草屋,在亂世中搞了一個不錯的房地產來讀書吟詩這樣。後來有個想當老闆的人正在尋找幕僚,輾轉聽說了這個人,特地到他的茅草屋請他出山,這人跩了,要這個老闆登門拜訪三次才願意出山。 諸葛亮沒點家產,怎麼能「躬耕於南陽」?若「不求聞達於諸侯」,怎麼會有臥龍的稱號?這是一種時代風氣,真的不能說他們虛偽,只能說這種奇妙的對比真是太有趣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