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倚南窗以寄傲 審容膝之易安
  • 155820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臉書札記數則

-- 2015.10.7 中文的奧妙。 「出仕」是出來做官的意思,比如說蘇東坡有詩云:「家居妻兒號,出仕猿鶴怨。」意思是待在家裡不做官的話,妻兒會肚子惡而大哭,出去做官的話,在山上與我作朋友的猿猴與野鶴就會抱怨。 「入仕」也是出來做官的意思!韓非子書中有一段話:「齊、魏之君聽左右之言,二子費金璧而求入仕也。」意思是齊魏兩國的國君聽幕僚的言論,讓兩個人可以花錢求入朝為官。 當然不想當官還是可以「避仕」、「退仕」啦!但出、入都是要當官的,總有一種無所逃於天地間的感覺。 對了,「致仕」不是「送你一個官做」,反而是把「官還給官府」的意思,也就是退休。古人有「七十而致仕」的說法,不是七十歲才出來當官,而是年紀超過七十就該退休啦! -- 2015.10.14 轉貼與評論:海賊王的人物形象 《航海王》女性角色形象全論:強弱、拯救與性別表現 http://www.u-acg.com/archives/6102 海賊王角色形象的特色是:越是核心的角色,其形象就越扁平,反而是單元裡的一些小角色,有時候出場畫面不多,卻常有相當的心裡轉折。 以最近的劇情來說,魯夫歷經艾斯之死卻依舊無腦亂衝已經一堆人吐嘈了。兩年後的騙人布,明明就已經是可以獨當一面的猛男,但大多處時候還是要充當一個膽小怕事的俗辣,他在梅莉號沈沒前後所表現出來的心理轉折,往往被這些刻板而扁平的形象所掩蓋。 相形之下諸如魚人英雄泰格、鬣狗貝拉密等,或是戲份比較多的冒煙男斯摩格、羅等,在角色形象的塑造上都比較立體,其立場或個人的價值判斷往往隨著人生(或故事情節的推進)而有所轉變。海賊王角色眾多,世界觀龐大,本有許多不同的立場與價值,加上這些角色內心的糾結、扭轉,是這部漫畫最迷人的地方。 這些角色的人格或立場轉變也具有一定的套路,通常也跟拯救有關(靠我超想寫這題目的)。認真的說,救贖本來就是海賊王的重要主題之一,被拯救的未必是女性,只是尾田常常將身材姣好的女性安排為眾多弱者中的代表,如娜美之於可可亞西村、薇薇之於阿拉巴斯坦,白星之於魚人島云云。 以上並不影響這篇文章的主旨,就是補充一下。 --
2015.10.18 學術界的庖丁解牛 科技日新月異,現在研討會已經可以很順暢的用視訊連線臺北東京了。螢幕裡的是臺大哲學系以荀子為主要研究對象的佐藤將之教授,我幾個月前完整的把他的《荀子禮治思想的淵源與戰國諸子之研究》讀完,收穫不少,儘管部分研究方法以及論點,我還有些疑惑。 哲學系的訓練與中文系頗多差別,哲學系通常在分析、推理方面特強,如庖丁解牛,轉眼間將一複雜的議題拆解條理,還可以氣定神閒的把牛組合回去。 如果哲學系是庖丁「解」牛,那麼中文系對付牛的方法就很多元了,當然中文系也會解牛,但有時候會研究這牛「美不美」,有時候會研究「為什麼有一頭牛在這裡」?有時候根本不管眼前這牛了,而是企圖問這牛:「你媽媽是那隻牛嗎」? 哲學系會研究牛各部件的關連,但中文系有時候會只看牛的某根骨頭,蒐集、比較一百頭牛的同一根骨頭有什麼差別,再把這一百根骨頭依年紀排列,看看骨頭發生了什麼變化(然後證明牛其實是貓咪變成的之類的)。 佐藤先生這回發表的論文是郭店楚簡中的〈忠信之道〉,論先秦時期「忠」的意涵,頗多創見。遇到了東華中文系的文字學專家魏慈德先生當評論人,其他意見我就不提了,總之魏先生最後把〈忠信之道〉的釋文抓出來檢討,部分文字還附上圖版,與遠在東京的佐藤先生討論其中差異。 不知道該說這牛是倒楣還是幸運了...... -- 2015.11.6 轉貼與評論:「鳳凰不吃死老鼠」 對市長膩了?不屑吃「死老鼠」 柯P自爆天天想回去當醫生 http://www.setn.com/News.aspx?NewsID=104427 莊子真的很會說故事,或者說《莊子》真的是很好的故事書,很多故事傳出去大家都忘記是莊子說的。柯文哲說的這個寓言就出自莊子: 惠子相梁,莊子往見之。或謂惠子曰:「莊子來,欲代子相。」於是惠子恐,搜於國中三日三夜。莊子往見之,曰:「南方有鳥,其名為鵷鶵,子知之乎?夫鵷鶵發於南海而飛於北海,非梧桐不止,非練實不食,非醴泉不飲。於是鴟得腐鼠,鵷鶵過之,仰而視之曰:『嚇!』今子欲以子之梁國而嚇我邪?」 加油添醋的翻譯一下: 惠子當上了梁國的行政院院長,好朋友莊子跑去探望他,新聞記者SNG連線訪問惠子說:「那個超級有名的莊子,特地跑來梁國一定是要取代你當行政院長,請問你心情怎麼樣?」惠子聽了很慌張,於是宣告戒嚴,通緝莊子三天三夜。不過莊子也不是省油的燈,不但沒被抓到,不知透過什麼管道依舊見到了惠子,跟他說: 你知道南方有一種鳥叫做「鵷鶵」,其實就是鳳凰啦!鵷鶵從南海起飛,一路飛到北海去,中間如果沒有遇到梧桐樹,也就是鳳凰專用休息站,就不停下來休息;肚子餓如果沒有「練實」、「醴泉」,也就是米其林三星餐廳,就寧可不吃不喝。有一隻鴟鴞正在吃頂新集團推出的限時特賣死老鼠特餐,看到鵷鶵飛過來很緊張,抬頭大叫一聲:「幹!」想把鵷鶵嚇跑。 我說惠子啊!你搞通緝,「幹」聲連連,是想拿梁國嚇跑我嗎? --
2015.11.12 書店凋零 先是問津堂,然後是木石文化與總書記二手書店,現在是大安出版社。年初還想著是否要把博士論文拿去大安審查,尋覓出版機會,沒想到大安年底也要熄燈了。 據說大安已經連續虧損超過四年,幾個老師們幾年來勉力支持,但一方面感嘆讀書人逐漸變成罕見動物,另一方面當年成立出版社的理想已經完成,大夥兒相繼退休,也沒必要繼續撐下去了。 聽聞現在連中文系的學生都不太買書,難怪書店會一家接一家的關門。實體書店的凋零肯定是這個時代的一大遺憾吧?還有人跟我年少時一樣,就算沒錢買書,也要去書店站一下午的嗎? 年底前,大安所有出版品通通二折出清,可以說是賠錢清庫存,今天下午去,店裡至少有十來個人,門鈴聲響個不停。出版社員工說十幾年來,頭一次有經營書店的感覺。 逛書店很幸福的,跟上網買書完全不一樣,可惜這已經是前一個世代的想法了。 -- 2015.11.14 結石 今早起床,跟兒子在床上嬉鬧了一陣,下樓吃完早餐沒多久,開始覺得腰腹痠疼。正想著是否是昨天與三個小朋友玩得太激烈拉傷了什麼部位?痠感卻毫無止息的疊加上去,完全不是肌肉痠痛的樣子,因為我坐臥難安,才知道原來「痠」也可以有此境界!臟器翻攪,冷汗直流。 換上衣服請父親帶我去掛大醫院急診,此時已經痠到難以言語的地步了。急診協助分科的護士聽了我的症狀,立刻問我有沒有結石的病史。 沒有,但家族有此毛病者不少,並不意外。 我是一個不太能忍受痛楚的人,因此身體的反映也特別大(一言以蔽之曰:「弱」)。幫我抽血、打針的護士說我面色極差,毫無血色,平日會這樣嗎?我無奈的笑了笑,說不出話來。 等待報告的時間裡,我在急診室病床上,天地間除痠之外無他物。我突然想起莊子所言之神人,可以到「物莫之傷」的境界,我的身形正折磨著我的心靈,相刃相靡啊!既是形骸之內的事,何以真君無法成為主宰?於是我躺直身體,將心神專一於病痛之處,無聽之以耳而聽之以心,果然心中自有尊足者存,我的意識流動並不散亂,你看我還可以想到莊子! 但是痠還是痠,且有以復加,令我暗中咒罵了好幾句。 醫生說:確實有看到石頭,但急診室這邊的儀器不夠精密,不能確診。星期一來門診仔細檢查,先開點消炎止痛藥給我。我父親說:若真的是結石,超音波震一震,痠痛馬上就好了。 我想到的是:人生要有多少病痛啊?如此不妨生命的小石頭,便能讓34歲的我坐立難安,往後行盡如馳,而莫之能止,那可如何是好?看看急診室裡的老人家,那些平靜的病容之內,不知有多少驚濤駭浪。 現在依舊與痠楚相折磨中,幸好有止痛藥,還能上網發文,可見體力充沛(笑)。若週一能暫且消除此痠,當多讀兩段莊子,看看能不能翛然而往,翛然而來而已矣。 --
2015.11.17 小手術 在醫院等了一整天,拍了一堆X光片,扎了一堆針,還自願被綠衣口罩超人們迷昏一個多小時。醒來後,護理師說送我一個紀念品,就是這個從我肚子裡拿出來,比耳屎還小,卻好死不死卡在輸尿管裡,害我半邊腎臟泡尿的小石頭。 「蒸不爛煮不熟搥不扁炒不爆響噹噹的一粒銅豌豆」 今天起每天怒喝白開水4公升! 補充說明: 謝謝大家關心,我平常水喝不少,隨身攜帶水壺,流汗喝水上廁所之外還固定運動,這小石頭大概是提醒我有這個遺傳基因。 醫生是說一天「至少要3000 CC.」(包含喝湯什麼的),我不會去計算喝多少水,但總之就是比平常再多喝一些。一天喝4公升不至於水中毒的,這個估狗一下便知。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