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倚南窗以寄傲 審容膝之易安
  • 152995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史記韓信故事中的兩個細節

這個故事可以分為兩個部分來看。
第一:由此可見並沒有所謂的「暗渡陳倉」,因為章邯已經確實迎擊了,只是沒有成功堵住。
第二:漢王從陳倉進攻關中被堵住,幸好有漢中人熟悉山路,這才成功打敗章邯。
 
那麼這能算是趙衍的功勞嗎?〈淮陰侯列傳〉非常明確的說:
 
「漢王用韓信之計,從故道還,襲雍王章邯。邯迎擊漢陳倉,雍兵敗,還走。」
 
可見定計出關中,從大局規劃戰術的,應該是剛剛拜大將的韓信,實際領軍作戰的應該是漢王本人。趙衍是當地人,關鍵時刻的嚮導發揮了作用,但不必誇大趙衍的貢獻。
 
2、楚王擅發兵
 
楚王韓信被廢的原因,〈淮陰侯列傳〉記載:
 
「信初之國,行縣邑,陳兵出入。漢六年,人有上書告楚王信反。」
 
〈淮陰侯列傳〉的記載很有意思。

司馬遷同情韓信那是不在話下,這段文字的重點是「人有上書告楚王信反」。《史記》中的「人有」常常代表某種傳言或輿論,說話的人是誰並不重要。從〈淮陰侯列傳〉的記載來看,楚王韓信「欲發兵反,自度無罪,欲謁上,恐見禽。」三心二意,惶恐至極,但實際上沒有謀反。司馬遷透過「人有」的筆法,強調韓信的冤屈以及史官給予的同情。
 
那麼,那個「上書告楚王信反」的「上書」,到底是什麼內容呢?〈高祖功臣侯者年表〉記載楚王韓信:「坐擅發兵,廢為淮陰侯」可見楚王被廢,是因為「擅發兵」,我想〈年表〉所引錄的,應該是官方對於此事件的正式紀錄。
 
回頭讀〈淮陰侯列傳〉,在「人有」之前,司馬遷記載韓信「初之國,行縣邑,陳兵出入」,我想這應該就是「擅發兵」了。司馬遷顯然不認為這是一個正當的理由,韓信由齊王被徙封楚王,由於天下初定,因此剛剛到任的地方諸侯帶兵巡視各縣邑,具有維持秩序的必要性。司馬遷在韓信的本傳中,輕描淡寫的補充了「信初之國」四個字,並且用中性的「陳兵出入」記載,再把這個理由放在「人有」之前,就算是把漢朝逮捕韓信的理由交代過去了。
 
由於司馬遷的筆法,我們讀〈淮陰侯列傳〉時,只會注意到韓信的冤屈以及劉邦的無情。既是欲加之罪,那麼是出自讒言、是「陳兵出入」還是「擅發兵」,就都不重要了。
 
〈高祖功臣侯者年表〉資料引錄如下:
 
--
須昌侯趙衍
 
以謁者漢王元年初起漢中,雍軍塞陳,謁上,上計欲還,衍言從他道,道通,後為河閒守,陳豨反,誅都尉相如,功侯,千四百戶。
 
淮陰侯韓信:
 
兵初起,以卒從項梁,梁死屬項羽為郎中,至咸陽,亡從入漢,為連敖典客,蕭何言為大將軍,別定魏、齊,為王,徙楚,坐擅發兵,廢為淮陰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