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光熹微

關於部落格
倚南窗以寄傲 審容膝之易安
  • 143964

    累積人氣

  • 3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求醫

昨天去看醫生,先看困擾我已久的胃腸問題,醫生說胃寒,而且是嚴重的虛寒,幸好不濕,也沒發炎。接著我說我容易頭痛,醫生摸了頸錐與背脊,一路往下,整個筋骨都走位了,膝蓋、腳踝通通都有狀況。
 
醫生說:每一個問題都要花時間條理,先從消化的問題來吧!

這幾年恢復作息,盡量吃的健康,但那年寫論文的消耗實在是很難彌補。人的身體就是這樣,一個齒輪鬆了,會一個拉扯一個,直到整個全部齒輪都鬆掉。倒也不是我身體真的變得多糟,差別在於:我意識到很難恢復到從前的狀態了。
 
這兩年讀《莊子》,對照30歲以後身體各部位由精實向鬆散的變化,頗有些感觸。《莊子》書中有個故事:子輿生了病,形體發生了變化,他的好朋友子祀問他說:
 
「你厭惡這樣的變化嗎?」
 
子輿說:
 
「怎麼會呢?如果我的左手變成了雞,那麼我就知道天亮的時間啦!如果我的右手變成了彈丸,那麼我就可以拿來打小鳥啦!如果我的屁股變成了輪子,心神變成了馬,那正好可以駕車出去玩啊!
 
我獲得了什麼或失去了什麼,都是天地之間的造化,就像瓜熟了自然會掉下來一樣,自然造化,哪有什麼哀傷或快樂呢?我又怎麼會討厭呢?」
 
子輿有病,子祀往問之。......
 
子祀曰:「汝惡之乎?」
 
曰:「亡,予何惡!浸假而化予之左臂以為雞,予因以求時夜;浸假而化予之右臂以為彈,予因以求鴞炙;浸假而化予之尻以為輪,以神為馬,予因以乘之,豈更駕哉!且夫得者時也,失者順也,安時而處順,哀樂不能入也。此古之所謂縣解也。......吾又何惡焉?」
 
引自《莊子‧大宗師》
 
若我欣羨這種豁達,或許也能朝向「遊乎天地之一氣」的境界邁進吧?可惜我就是沒有,對於身體的痛苦反應,我完全無法輕輕放下。有太多事情想要達成,因此還要繼續燃燒著,早上6點起床出門,讀書、教課、寫作,晚上6點回家,持續與孩子互動到10點。有時晚上另外有事,回到家已經11點了。相刃相靡,行盡如馳,莫之能止。
 
但我現在的心靈是滿足的,我在身體的疲倦與勞苦中,獲得了極大的自我實現感,催促著我繼續奮發著。教書是一門神奇的工作,各種不適,往往能在講台上獲得緩解,下了講台才繼續委靡。在頭痛欲裂、筋骨酸痛中,看見兒子討抱抱的可愛神情,自然會生出力量,要與他牽手遠行。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這種自我實現,猶如孟子所言:

充實之謂美,充實而有光輝之謂大,大而化之之謂聖。

我何其幸運,能免於飢寒與迷惘,因而能在實踐中得到充實,甚而於講台上稍稍近於大而化之的境界。
 
人生如此,什麼「人道之患」、「陰陽之患」都要奮力承受下來,怎可輕易抱怨呢?
 
吃完藥,讀書備課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