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倚南窗以寄傲 審容膝之易安
  • 152995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閱讀札記:梅仔坑傳奇

王老師崇拜張愛玲是所有學生都知道的事,不過與其說是張愛玲,還不如說老師深受白先勇的影響,有一些隱喻的使用,不論是口氣、手法,乃至於喻體,都有一股濃濃的遊園驚夢味。引一段〈良山〉中描寫良山克制不住情慾文字: 「火山不能不爆了!來自地獄的能量,炸破阻擋的巨石,火柱冒向天頂,天也搖、地也動。衝爆出赤紅熔岩,向天噴、向地罩,火黑色的巨蕈,傘一樣地撐開、塌陷,遮敝住日月,流覆了屋舍,壓不了、鎮不住了!赤燄、岩漿追趕著狂奔的人、狂奔的獸,轟隆隆的世界,狂奔得出一條生路麼?」 再來看看〈遊園驚夢〉裡極著名的一段情慾描寫: 「他那匹白馬在樺樹林子裏奔跑起來,活像一頭麥稈叢中亂竄的兔兒。太陽照在馬背上,蒸出一縷縷的白煙來。一匹白的,一匹黑的——兩匹馬都在流汗了。而他身上卻沾滿了觸鼻的馬汗。他的眉毛變得碧青,眼睛像兩團燒著了的黑火,汗珠子一行行從他額上流到他鮮紅的顴上來。太陽,我叫道。太陽照得人的眼睛都睜不開了。那些樹榦子,又白凈,又細滑,一層層的樹皮都卸掉了,露出裏面赤裸裸的嫩肉來。他們說:那條路上種滿了白樺樹。太陽,我叫道,太陽直射到人的眼睛上來了。」 這兩段文字上當然沒有重複的地方,但都使用十分露骨的隱喻,同樣書寫情慾,都處於意識流之中。王老師巧妙的轉換了喻依,慾望從天上的太陽變成了地底的火山,天上的太陽「照得人的眼睛都睜不開」,火山那「來自地獄的能量」,則「炸破阻擋的巨石」,兩者都象徵人的理性被慾望淹沒。毫無疑問的,王老師這段文字所使用的手法是在向遊園驚夢致敬,但王老師則以全然不同的文字,包裝了對前輩作家的景仰,也藉此展露了一手才華。 王老師向〈遊園驚夢〉致敬的地方還不僅於此,〈良山〉與〈老張們〉都有許多意識流手法,同樣看得出白先勇的影子,其中〈老張們〉尤其明顯。遊園驚夢藉由意識流穿梭今昔,早已成為華文短篇小說的典範,尤其由中國傳統戲曲入手,更是諸多評論家大做文章之處。這裡來聊聊〈老張們〉中的一段: 「琴絃一轉,突然轉為緊拉慢唱、盪氣迴腸的<搖板>: 「娘只說...我的兒啊....今不在...... 延輝我的兒啊......哪陣風把兒你吹回來?」 (中略) 就在不久前,真的才不久……他和唯一的親哥,都還是雪地裏蹦蹦跳跳的猴崽子。大年夜,迫不急待地穿起新衣、新鞋,和鄰家紮麻花辮的大小妹子,圍個圓圓的圈,牽著肥嘟嘟的小手,繞呀唱的:「新年到,穿新衣、戴新帽,快快樂樂放鞭炮……」 他躲在親哥身後,扶靠他的腰,歪探出半個頭,一手摀著耳朵。親哥拿著點紅的香炷,伸直胳臂,蹲低腰腿,挪遠了上半身,抖呀抖!顫巍巍去引爆刺匝匝的炮心…… 咻──砰──……老共的大礮轟過來,炸爛了,哥的身子噴上天,血肉蓋下來,灑得俺一頭一身…… (中略) 哥!娘笑瞇瞇等在村子口,家去!回家去!咱們一起回去…… 大年初一,尾六兒真的回去了。」 王老師這段由〈四郎探母〉之曲詞開展尾六兒的回憶,與〈遊園驚夢〉由〈牡丹亭〉開展錢夫人回憶十分類似。由於白先勇〈遊園驚夢〉典範之地位早已確立,王老師這裡引了不少戲曲唱詞,向〈遊園驚夢〉致敬之味道就更濃厚了。 不過〈老張們〉同中有異,王老師一方面借用白先勇的手法,一方面也加以改造,同樣將其轉化為自己的創作。〈遊園驚夢〉之今昔對比在於演唱「驚夢」之錢夫人眼看身前物,心思舊時人,倒敘僅止於錢夫人之意識與回憶,小說敘事也未曾偏離當下。〈老張們〉則不然,尾六兒從四郎探母進入回憶之後,不但尾六兒本人離開了現實世界,小說之敘事也隨之進入了回憶世界,上面的引文可以很清楚的看到王老師的敘事脈絡是這樣的: (今)四郎探母與爆竹→(古)回憶中的童謠與爆竹→(近古)老共的大礮 白先勇筆下的錢夫人,其意識不過流動於今、古之間,偶爾還會回到當下;但王老師擺脫了白先勇的結構,尾六兒進入了回憶之後,意識只能由美好的「古」拉回一小段到慘忍的「近古」,小說敘事也再也沒回到演唱〈四郎探母〉的當下,真正回到現實之中時,尾六兒已經死了。 藉由尾六兒的回憶,王老師以短短一千字交代了其一生,簡略卻不會淪於流水帳,更兼有強烈的歷史情感在裡面,著實相當精采。可惜的是,與結構精密的〈遊園驚夢〉相比,王老師在開展跨度更大的歷史故事的同時,也不得不放棄了白先勇那樣字字珠璣的今昔呼應,對應的重心只能放在「古」與「近古」之間。這個段落的前半敘述了一大段老張們過年唱曲的生動情節,包含老七的文藝腔、老四、老五的粗俗開罵、還有最重要的:引領尾六兒進入回憶的二爺〈四郎探母〉演唱,這些描述在進入了尾六兒的回憶之後都斷了線,比如說實際演唱〈四郎探母〉的二爺,是否也會因此勾起鄉愁?除了尾六兒之外,眾老張們想必也各有各的心事,這些心事在小說的前幾章節都有不少著墨,但在〈四郎探母〉的歌聲中,以王老師在這裡採取的敘事結構,這些情緒就很難再加進去。 如果要整體談談王老師的這兩篇中篇小說的話,我個人認為〈良山〉是勝過〈老張們〉的,一方面〈良山〉的結構較為完整,主角的特色與性情躍於紙上,鮮明可見。且〈良山〉的結局來的突然,卻極有力道而不突兀,王老師花了大篇筆墨敘述良山之父,引導讀者把重心放在父子之情上,當春花、耕土兩名配角在結尾時點醒了準備自殺的良山時,也喚醒了讀者回頭注意刻意被遺忘的悲劇,留下了無窮餘韻,是神來一筆的結尾戲。而〈老張們〉主角群太多,就故事情節來說,或許更適合發展成長篇小說,如此一來才裝得下王老師心中眾老張們的遭遇、情緒、晚年等等精彩故事。 還有其他心得,比如說我最喜歡的一篇是篇幅最短的〈含笑〉,餘韻最美,每個段落都令我忍不住再三品味,可惜老師把這篇小說隱藏起來了;還有老師的得意之作〈阿嫌〉,用充滿同情的筆法書寫一個「惡女」,其實也有些向張愛玲〈金鎖記〉致敬的意味。這些心得這篇短文應該是放不下了,過一陣子再來交作業吧! 相關連結: 瓊玲佳人的部落格 小說:梅子坑傳奇 其他閱讀札記: 閱讀札記:性別打結Part.1 閱讀札記:給冥王星 閱讀札記:你不相信的事 閱讀札記:張愛玲學 閱讀札記:陳大為的跨界嘗試 閱讀札記:台灣軍旅文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