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倚南窗以寄傲 審容膝之易安
  • 152995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Praha:7/15火車、布拉格舊城區

Graz 民宿很貼心的準備了外帶早餐(貝果夾火腿一份、水蜜桃果汁一瓶、香蕉一根或蘋果一顆),我們在Graz火車站等車時很開心的吃了一頓早餐。交通過程沒什麼好報告的,在火車上打鬧鬧,睡得東倒西歪,清醒的時候看看布拉格導覽或打打牌。抵達布拉格之後又轉地鐵到下榻的小飯店。
好八攝於前往Graz火車站的路上
余吱吱:「救甘興A~」
前往Graz火車上的鐵路制服正妹
好八:「不在乎沒有入鏡,只在乎照片是我拍的......來來來,照片加洗索取版權費一張20美金。」
雖然說火車上沒什麼好報告的,有趣照片還是不少,Focal Plus睡像大公開!!Yuko因為坐在高級車廂區倖免於鏡頭下,我是根本沒睡......
水果日報:「踢爆三重市圈圈代表出國練天殘腳!以下請聽受害者陳品品的訪問......」
陳品品:「燻的我臉都歪了,趕快遮起來......」
余吱吱:「幸好我有祖傳的阿婆鐵口罩抵抗天殘腳。」
挺兄:「據說龜息大法可以有效抗拒天殘腳的威力。」
好八:「殃及無辜阿~~~昏迷中」
圈圈:「傷敵一千,自損八百,我也不行了......」
下午3點終於抵達布拉格啦,轉搭地鐵大約4點30來到飯店,分配完房間之後,一些人先到樓下的酒吧換「歡迎酒」,就是免費的香檳啦!吧台賣酒的是一個金髮大眼正妹,挺兄當場站起來搭訕,據說還學到了一些捷克話如:「你好漂亮」之類的。這種行為真是令人不齒!讓我們一起來唾棄這一顆酸葡萄吧......
正在放電的吧台正妹,好八憤怒的把挺兄的背影全部切掉!!
大家都急著想趁天黑前先去外面逛逛,維持一貫作風的,大夥兒很沒效率的放行李,把妹喝香檳,大約5:30分終於離開飯店了。今天晚上的行程是舊城區散步。 第一個到達的地點是飯店旁邊的小型教堂,從書本上的簡介來看,應該是典型的羅馬式圓拱建築物(我跟建築風格不熟,有錯請指正)。按理說要去舊城廣場不應該走這個方向的,但是帶了旅遊書又來過布拉格的我自告奮勇當導遊,帶錯方向也是情有可原的。(請大家自動忽略這幾句話邏輯不通的部分......)
布拉格的第一站:羅馬式圓拱教堂。
由於某導遊方向感錯亂,因此我們誤打誤撞的來到維爾塔瓦河(Vltava)邊,雖然天氣不太好,但是河邊的氣氛蠻適合散步的,路邊有一些小型歌德氏建築物,不知道是不是某個名人的紀念碑之類。再往下走沒多,就到了查理大橋的東橋頭,也就是十字騎士廣場。
旅遊書上沒有的河邊歌德氏尖塔。
查理大橋東岸塔樓,按照往例圈吱還是要小閃一下。
比著YA的雕像?
布拉格到處有雕像跟廣場,幾乎每個建築物上都會站上一尊某時代的聖人,我們在查理大橋東岸居然忘了跟「十字騎士」照相,話說回來,十字騎士是誰其實也懶得去找典故了。剛開始還覺得到處有雕像很新鮮,但後來就開啟自動忽略雕像模式了。大體而言,布拉格的雕像大概就跟台南廟前的石獅、龍柱一樣,看多了就不會覺得有些什麼特殊的石頭在那裡...... 從十字騎士往東邊小巷子裡走進去,是一整排的小商店,賣一些小飾品、玩偶、衣服等等,簡單說就是布拉格口味的淡水老街啦!捷克有幾種商品是很有名的,一種是水晶,另一種是傀儡玩偶。上一次我跟世新合唱團到這裡的時候,這裡的商品物美價廉,讓人忍不住一直想掏錢買東西,想不到事隔五年,物價漲了,匯率也漲了,品質也隨著觀光客大增而下降了,之前有一些傀儡娃娃製作得十分精緻漂亮,價格大約台幣3000元吧,現在店裡最好的傀儡娃娃要台幣七八千,品質卻不如當時我看到的那些,別的不提,光是玩偶臉部的做工就粗糙許多。
布拉格口味的淡水老街。
傀儡娃娃店,裡面的玩偶等級差很多,有光禿禿的DIY木偶(需要自己組裝,連衣服都沒有的那種),也有衣飾華麗,機關眾多的昂貴玩偶。
正在操作玩偶的店員
走過商店街,再穿過一些街道,下午6點多鐘的時候終於來到舊城廣場了。舊城廣場是圍繞著布拉格市政廳而出現的建築群,旁邊的大空地是以前集會遊行以及處決犯人的地方。這裡的景點實在太多啦,環繞廣場的每一個建築物都有來歷,按照往例,我們當然是慢條斯理的左看右看,拍一些事隔半年忘記為什麼要拍的照片(拖稿乃人之常情,咬我阿?)。繞了一圈之後,發現天文鐘前面擠滿了人,匆匆忙忙擠過去,天文鐘的「整點秀」已經結束了。過一翻討論之後,決定先去著名的王子大飯店(Hotal U Prince)吃一頓好的,大約快八點時再出來看時鐘。
我真的忘記這張在幹嘛了。重點是,總是會有人很不合群的自以為帥氣不做動作,真可惡!
漏兩點的波霸雕像以及......全都露但長得很醜的猛男雕像。
長得像外星人的奇妙屋頂
天文鐘前努力的喬角度拍照,沒記錯的話,好八此時已經躺在地上了。
看圖說故事1:「你放屁!」「不是......不是我啦......」
看圖說故事:左「好臭阿......」右「快躲起來!」
王子大飯店真的是一個高消費的地方,我們進去點了不少義大利麵,最後決定全部一起分攤價格,這個決定讓一些口袋不深的人當場把所有的捷克幣花光光,之後只能喝空氣裝不餓(阿,好像就是我?)。貴是貴,但是餐點不錯吃呢!吃飯的過程中還發生兩件插曲,第一件是我們跟服務生要六杯水喝,想不到他們拿了瓶裝氣泡水,而這是要錢的。一小瓶氣泡水要價新台幣120,簡直跟傳說中喝了之後會百毒不侵的聖水一樣便宜!害負責溝通的好八內疚不已。第二件事則是價錢的計算方式,菜單上都明確的標示了兩種貨幣價格,來自台灣的高級知識份子當然很快的計算匯率差價,發現用歐元結帳便宜許多。想不到王子飯店也非省油的燈,在菜單最後一頁最底下用超級不顯眼的字體寫著:歐元價格隨當時匯率調整,果然做生意的頭腦跟從事藝術表演、學術研究者都不一樣,他們對錢精明多了。
椅子上的皮是真正的牛皮,不是因為歷史悠久而變色喔!
據說我點的餐是「價格份量比」最划算的,因為是最普通的肉醬麵。
吃完了令人心情矛盾的一餐,又逛了一圈,這次要先搶一個好位置看天文鐘整點秀。這個天文鐘以現在的科技水準來說其實有些無趣,但1490年能設計出這個樣子可是很驚世駭俗的呢!據說市議員們怕超強工匠跑去幫別人設計時鐘,完工之後就把工匠給殺了。
兩姝天文鐘前回眸一笑
上面的兩個小門打開囉,據說耶穌的門徒會依序出來放風。我覺得這場景有點像任天堂的老射擊遊戲。
天文鐘塔樓全景
看完天文鐘,我們往東邊的小路走去,去看另一個著名的景點「火藥塔」。火藥塔簡單說就是台北的東門(景福門),是就布拉格城的東門塔樓,後來因為被拿來當火藥庫,因此被稱為火藥塔。
遠遠的與火藥塔合照
因為天色開始暗了,雖然依舊維持著散漫的傳統,但好八說要帶陳品品去找一家便宜的領帶店,買一些回台灣送人的禮物。計畫敢不上變化,因為走著走著,眼尖的賭徒居然看到了這棟建築物:
沒錯,是卡西諾......
其實賭場對「不賭三人眾」毫無吸引力,但這三人(包含拍照的好八),就這麼頭也不回汗也不擦的進去了......
賭徒們要不要上牌桌考慮了很久(好八連籌碼都換了......),不過後來還是決定明天再來。於是九點多從賭場出來,去大街挑了領帶,回下榻處休息睡覺。明天可是走到天荒地老的一天阿!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