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倚南窗以寄傲 審容膝之易安
  • 152995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都市的狗,都市的人

流浪狗找到歸宿本非壞事,但緊接著問題來了。這狗兒的個性十分敏感,一有風吹草動就盡忠職守的狂吠,加上此狗可能是歌王轉世,叫聲雄渾嘹亮不說,體力還出奇的好,一開口便一小時不止。如果狗兒夠聰明,趕緊記熟社區左鄰右舍的話,那也就罷了,偏偏記性不佳,連對門與隔一面牆的厝邊都要使盡吃奶的力氣嘶吼。社區民眾不勝其擾,走在小小的巷道裡被鬧煩了,一怒之下便忍不住拿石頭丟他;這麼一丟,這人的氣味就被註記上「仇人」二字,此後每天見面不免要互相咆哮一番。 比咆哮,人氣勢自然矮狗一節,只好找主人S抗議。S其實沒做好養狗的心理準備,但這狗死皮賴臉的住了下來,似乎也不得不建立起主奴關係。開始時S當然抱歉連連,無奈狗兒意志堅強,絕不與仇家低頭,鄰居S因此被社區居民排擠,出門都沒好臉色看。 S 家住巷子底,與他共用一道牆壁的鄰居A則是一個火爆浪子。由於各類應酬,A常常半夜醉醺醺的回家。在狗兒來之前,A本與大家相安無事,但自從S家多了條看門狗之後,A夜半回到巷子口就彷彿觸發警鈴一般,狗兒嚎叫不已。A感覺自己被冒犯了,怒氣沖沖的猛踹S家大門,並夾雜著不輸狗吠的各類不堪入耳言語。S因此也怒了,兩人一狗每每半夜爭執咆哮,而因為狗吠而被擾清夢的鄰居們,自然是毫不猶豫的站在A這邊。S與S的狗,在社區愈來愈難立足了。 S 屈服了,決定把狗送走,採取的是對他而言最簡單的方式:遠地棄養。然而迎狗容易送狗難,丟到台中大坑山區去,沒幾天居然自己找路回來了;心一狠,一路開車載到彰化,想不到幾個星期後這條狗居然又橫越大肚溪回來了。後來不知道到底走了多久,下了多少狠心,S終於擺脫了這條忠心耿耿、意志堅強的狗,然而鄰里破裂的感情,卻再也回不來了。 或許是受不了長年的白眼吧,把狗送走之後沒多久,S也搬離了社區,人與人與狗之間的孽緣,在所有生命都受到傷害的情況之下宣告結束。 流浪動物一向是城市的大問題,似乎只要人們超過一定密度的聚居,就會開始排斥其他生物。然而究竟是人的錯?還是狗的錯?還是我們能一廂情願的以為:這些悲劇都可以在良好的處理之下避免發生?我只知道:流浪動物的問題絕對不是「愛心」二字可以解決的,我鄰居的故事從愛心開始,卻以殘忍結束,輕易的站在任何一端對於另一端都是不公平的。 願所有生命最終都能獲得安息,直到我們找到最好的答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