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倚南窗以寄傲 審容膝之易安
  • 152995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台灣重唱藝術節二三事

如果你跟我一樣是長期關心台灣阿卡貝拉的人,應該可以感覺到,台灣的阿卡貝拉音樂要進入成長的高峰期了,好的團隊、好的音樂肯定會一年比一年多。有好音樂,有越來越多人知道阿卡貝拉音樂是怎麼回事,市場便可能擴大,換言之阿卡貝拉有了商機。如果主辦單位繼續深耕下去的話,台灣遲早會出現以表演為職業的專業隊伍。可能開始有純阿卡貝拉的團體被大型唱片公司簽下經紀約,以美聲偶像團體包裝,密集在電視上曝光,發行單曲以及專輯等等。 下一個十年,會發展成如何,真的很值得期待。
德國團隊Tonalrausch
2、 Focal Plus今年沒有參與比賽,我於是加入上班歌手上台。由於賽順序比較後面,因此國內賽幾乎沒聽到,所以就不針對比賽發表心得了。 國際賽比較讓我印象深刻的,德國團Tonalrausch各方面都很完美,是無懈可擊的冠軍團隊。除了獲得最佳人聲打擊獎項的Peter(新加坡)與 SangIn(韓國)之外,我個人非常喜歡美國團SoundStage的Vocal Precussion,他有很穩定的速度,而且大小鼓重拍之間都能用Hi-hat填滿,絲毫不覺得混亂或急促。重點是,他的打擊非常有力量,這力量與音量無關,應該也不是音控台那邊「作」出來的,而是他本身所給予的。音樂本身有力量與音響設備所給予的效果其實是可以區分的,SoundStage的VP讓我聯想到3年前的Choi Hyoun Il,我認為他們是同一類型的人聲打擊者。 除了德國團Tonalrausch之外,我認為Maytree是另一支音準與表演都能勝任的團體,在舞台上魅力十足,會讓人一直把專注力放在他們身上。可惜他們在台灣停留太短了,除了重唱賽之外的演出我又無法前往聆聽,而且聽說他們因為來得有些匆忙,所以也沒帶CD來賣,對於無法聽到更多的Maytree我覺得有些小遺憾。
韓國團隊 Maytree
3、 今年重唱藝術節我找了幾個非合唱圈的人來觀賞,當然也順便問了一些他們的心得。對於一般聽眾而言,他們不像合唱團出身的人習慣去聽不同的聲部,因此也不會去計較和聲,他們多半會特別感受到的,是這四種東西: 1、超強的主唱 2、很炫的口技 3、效果器(如加上倍低音的男低音或人聲打擊) 4、令人捧腹大笑的舞台演出 當然所有聽眾都是有審美觀的,他們雖然不會去注意和聲好壞、難易度,但整體呈獻出來好不好聽是騙不了人的。我要表達的是,什麼樣的團體最容易讓大家留下深刻印象?其一當然是音樂完美的強隊,其二就是能夠令人感到「很炫」的團體了。我一個朋友聽完整場的演出後,對我說「這樣的表演形式,有一個超強的鼓手很重要。」我的解釋是:雖然我們覺得人聲打擊要看歌曲去添加或減少,但對一般觀眾來說,很多歌曲如果抽掉嘟ㄘ噗ㄘ有點吵鬧的聲部,一旦主唱不夠有魅力,或和聲撐不起來,會讓聽眾不曉得要聽什麼...... 前面聊到了商業化,假設Tonalrausch那樣完美的音樂是我們演唱阿卡貝拉的目標,那麼在到達目標之前或許可以有兩條路徑:其一是按部就班的來,從阿卡貝拉的神髓下手,也就是不斷地演唱和聲飽滿、變化豐富的歌曲,練到就算是最難的歌曲,也能百分之百掌握該有的和聲。這條路的缺點是水準到達之前,可能無法累積聽眾與人氣;另一條路則是市場取向,可以做到簡單的和聲之後,便開始排練華麗的舞台動作,在音控台堆砌大量的效果,讓最有魅力的歌手負責所有的主旋律,找一個口技炫爆的人,量身定作歌曲。缺點當然是這樣的音樂很難有阿卡貝拉的神韻,容易流於空洞,不耐聽,可能會得到爆起爆落的人氣,最後還是要回頭加強對和聲以及音準的訓練。 很難說那一個比較好,據我所知,台灣幾乎沒有市場取向的團體,一來台灣阿卡貝拉市場距離成熟還很遙遠,無法成為培養團體的動力;二來是現在玩阿卡貝拉的人仍以有合唱經驗的為多,幾乎所有的台灣團體都至少有一兩個合唱人在負責帶領音樂,因此即便是那些看起來很市場取向的團體,他們其實也是從和聲掌握開始練習阿卡貝拉的。
美國團隊 SoundStage,中後綠色襯衫的便是他們的VP
4、 今年的比賽有個與前幾年大不相同的地方,就是把國內賽、國際賽壓縮到一天舉辦,從早上九點一路比賽、演出到晚上十點,超過12小時的活動,別說工作人員累翻了,連觀眾也覺得疲累不已。時間拉長恐怕還是其次,在節目流程設計上,午餐時間與晚餐時間都如火如荼的進行比賽,我的朋友們都表示:「音樂會本身很精彩,但不給觀眾、評審、工作人員吃飯,則是一個很糟糕的設計。」 我想應該是經費不足的關係吧!多一天賽程,不可避免的會多出很多成本,為了活動能順利舉辦,或許是一種不得不為的妥協。 關於重唱藝術節本身,因為瞭解辦活動的辛苦,一些枝微末節的小地方大家都會帶著體諒的心情去面對。今年的國際賽以及賽後音樂會大致上來說仍是成功的,但有一個奇妙的小細節令我百思不得其解:Rock4演出到令人如癡如醉的時候,會有個穿著合唱中心衣服的大叔拿個照相機從觀眾席「走上舞台」拍照,在前台、後台、舞台穿梭自如,甚至盤腿坐在舞台上拍照、檢視照片。我覺得這樣的舉動很不尊重表演者,也令花錢買票進場的觀眾感到有些錯愕,因為他明顯打擾了音樂會的進行。同樣的狀況在不久之後的Stouxingers世新大學音樂會也出現了。 有些音樂會為了紀錄,或發行音樂會DVD,會有錄影人員在舞台上拍攝,甚至不只一台攝影機,這種情況我能夠體諒,但拿照相機在舞台上坐下的,我還是頭一次遇到。 (按:根據合唱中心工作人員表示,Rock4的攝影是他們要求的,他們希望可以有從舞台往下拍觀眾的照片。所以我的「百思不得其解」得到解答了......)
德國團體Stouxingers,這次來台灣只有表演,沒有參賽
5、 十年來,「重唱藝術節」幾乎是台灣所有阿卡貝拉表演團體的第一個舞台,事實上,也往往是唯一的舞台。不過這個情況在明後年可能會開始有變化了。台灣合唱音樂的陳鳳文董事長在音樂節中宣布,要把阿卡貝拉音樂進一步跨大推廣,計畫將在台北市的鬧區成立一家A Cappella Bar,然後在三峽要成立A Cappella House,用最實際的幫助——給予台灣阿卡貝拉團體更多的演出空間——來創造阿卡貝拉音樂更多的進步能量,同時也試圖從阿卡貝拉音樂中挖掘更多「產值」出來。 陳董事長也同時宣佈了要成立亞細亞的阿卡貝拉音樂聯盟,以台灣為中心,在中國、日本、韓國、新加坡等地輪辦大型阿卡貝拉音樂比賽以及音樂節。這些話與其實透露出「台灣重唱大賽」在舉辦了十年之後,可能會面臨比縮短賽程更大的變革。比如說,未來「國際重唱賽」可能每兩年才會在台灣舉辦一次,意味著我們無法每年看到國際賽在台灣舉辦了;相對的,台灣的團體可能會因此多出很多很多曝光機會,在國內,有A Cappella Bar、A Cappella House;在國外,則可能會因重唱賽移地舉辦而帶給台灣團許多國際演出機會。 陳董事長的遠見著實讓我佩服,他所看到的不是台灣的樂壇,而是世界的樂壇,她所看到的不是台灣貧瘠的阿卡貝拉市場,而是寬闊的全球市場。 正如我開頭所說的,下一個十年,真的很令人期待。 台灣國際重唱藝術節官網 台灣合唱音樂中心網站(TCMC) 天下雜誌專訪陳鳳文女士(PDF檔案,連結由TCMC提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