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倚南窗以寄傲 審容膝之易安
  • 155776

    累積人氣

  • 20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令人熱血沸騰的書:《天生就會跑(Born to Run)》

這些敘述很容易引起跑步愛好者的共鳴,因為跑步真的太容易受傷了。像我這樣身材並不高大,且膝蓋沒有傷痛史的人,儘管每週慢跑5Km三到四次鍛鍊身體,但只要距離一拉長,還是會感到膝蓋隱隱作痛,可見用全身體重的三倍猛力撞擊地球的確不是人類應有的行為。不過,隨著故事的發展,書中也順便引述了許多研究,說明我們受傷的理由多半來自於腳下那一雙劃時代的跑鞋,尤其是那些希望你邁開腳步奔跑的跑鞋廣告。人類赤腳在地球上奔跑了數萬年,試著打赤腳跑一小段路試試看,你會發現你不再邁開步伐用腳根著地前進,而是跟剛開始學習走路的小孩一樣,用腳掌後踢的方式前進,這是真正最符合人體使用方式的跑姿,因為不會因為撞擊骨頭最多的腳根而出現各式各樣的下肢傷害。
赤腳跑者的慢動作示範,以前腳掌接觸並推進,注意後腳根並未撞擊地面。
複雜的下肢運動傷害大多出現在nike公司開始賣跑鞋之後。原因在於:有了舒服的避震軟墊之後,我們往往輕易的邁開大步,以為不會受到傷害。但事實上軟墊抵銷了人體與地面的反作用力,使我們不知不覺的用了更多力氣去踩踏地面;另外,在上帝的設計之中,足弓的拱型構造原本是下壓力越大就越堅固,但跑鞋多餘的足弓支撐反而破壞了這種設計,使得腳掌的骨頭與韌帶變得脆弱。Born to Run的作者Christopher McDougall 在書中引述各種醫學研究與統計:越貴的鞋子使人受傷的機率越大;穿的越久、鞋底越薄的鞋子反而更能保護雙腳不受傷;赤腳跑步或是穿最普通的平底鞋跑步,才是人類鍛鍊下肢的最好方式。
全世界最擅長長距離跑步的印地安人塔拉胡馬拉族(Tarahumara),僅穿著這樣的簡單涼鞋便能在充滿尖石的峽谷山路上跑上50英里(約80km)甚至更多。照片中的腳是Tarahumara裡的跑步冠軍Arnulfo Quimare。圖片來源
那麼,人類到底適不適合跑步呢?作者花了很長的篇幅描述幾位科學家如何把人體的演化與長距離跑步結合起來。沒錯,人類的跑步毫無速度可言,直立的身體造成了超大的風阻,浪費了前肢的力量,在跑步的世界裡人類是數一數二的慢。但雖然如此,人類卻演化出跑步專用的幾個特徵,其一是頭部後方的頸韌帶,這條韌帶唯一的功能是在動物快速移動時穩定頭部。不會跑步的動物如豬,因為沒有這條韌帶,所以他們移動時總是搖頭晃腦。人類的近親黑猩猩也沒有這條韌帶,所以黑猩猩也無法跑步,馬、狗,以及人類,都有這條奔跑專用的配備。 其次是連接小腿與腳跟的阿基里斯腱,他讓人類的腳在懸空時縮起腳跟而使腳掌向下,像條橡皮筋一樣帶給人類前進的動力,而黑猩猩也沒有這個組織。此外,人類還有巨大的臀後肌,試著抓著屁股走路與奔跑,會發現只有奔跑時會大量使用這兩條肌肉,為的是在奔跑時拉住你的上半身,以避免你的臉直接貼在地上。 奔跑的動物受限於散熱機制以及跑步時的呼吸頻率(除了人類之外,所有奔跑動物都是一步一呼吸),很難持續的奔跑,但人類由於直立的關係,跑步時可以自由控制呼吸的節奏來獲得所需要的氧氣。人類的確跑得很慢,但有彈性的腿、細瘦的軀幹、佈滿全身可以排熱的汗腺、曝曬面積減少的直立狀態,這讓人類成為地球上最有耐力的馬拉松跑者。
在墨西哥銅峽谷跑步的兩個頂尖跑者,這兩個人與攝影師Luis Escobar都在Born to Run這本書裡有相當多的介紹。 圖片來源
書中提到一個很有趣的狩獵方式:耐力狩獵。沒有爪牙,沒有超級強壯的肌肉,在學會使用工具之前要如何得到肉食呢?直立猿人在地球上登場是兩百萬年前,使用矛頭是二十萬年前,使用弓箭是兩萬年前,因此人類一定有赤手空拳取得肉食的方式。科學家根據人體構造提出假設:人類可以用秒速4m跑上好幾個小時,而鹿雖然可以跑得比原始人快,但用秒速4m的速度跑步大概十分鐘就氧氣不足並體溫過高了。因此還不懂得使用工具的原始 人,打獵的方法就是去驚嚇一群草食動物,然後一路追著跑,跑到小鹿班比受不了為止。 這個假設後來在北美的印地安部落獲得了印證,這也說明了為何原始部落的人類大多擁有非凡的追蹤能力,因為耐力狩獵不需要很快的追上獵物(追得上才有鬼),但要一直跟著牠跑,跟到他投降。 * 這本書的主軸其實是作者參與了一場經典賽跑的籌備以及舉辦。跑者分為兩大族群,其一是全世界最會跑步的墨西哥印地安人塔拉胡馬拉族(Tarahumara),其二則是世界超級馬拉松界的最頂尖跑者,包含有「超馬之神」美譽的史考特‧傑瑞克(Scott Jurek)。比賽地點則是選在墨西哥原始部族的老家,一個擁有壯麗景色以及危險懸崖的峽谷:「銅峽谷(Copper Canyon)」。這場比賽的結果我就不在這裡透露了,總之比賽的籌備以及過程遠比比賽結果更值得注目。
銅峽谷現在是墨西哥一個觀光景點,google "Copper Canyon"可以找到非常多的圖片。
閱讀的過程中,最令我經驗的是這本書的剪裁實在是太棒了!一個好的報導文學往往會有非常非常多有趣的枝節(如同我上面所提到的關於人體以及跑步的研究),甚至這些枝節會成為故事主軸最吸引人的部分。不好的作者可能會漫無條理的展開故事,故事被太多枝節給淹沒,或是刻意的修剪,犧牲了很多本來應該很有趣的部分。作者Christopher McDougall以及他的編輯朋友顯然熟諳讀者的閱讀心裡,這本書的枝節比主軸故事多了好幾倍,但因為剪裁得當,你可以一方面知道現在故事進行到哪裡了,另一方面又可以很享受這些枝節所帶來的趣味。 除此之外,Born to Run也用了一些吸引人注意的說故事技巧,如書第一章一開始就先讓貫穿全書的重要人物卡巴羅(Caballo)出場,之後在慢慢倒續這個人與跑步的關係以及相關資訊。這本書在枝節中介紹了非常多優秀的跑者,也花不少篇幅報導了很多經典的比賽,這些穿插在其中的故事不但安排的很巧妙,文字也非常生動,彷彿作者一步一趨的跟著實況轉播一樣。
Christopher McDougall實在長的很粗獷,很難把他的樣貌與這本書的作者聯想在一起
中譯本的文字非常的流暢,不會有很多令人受不了的奇妙西化語法,我想譯者應該下了不少功夫在中文翻譯上。 Christopher 本身的文字十分幽默,我想這是他身為記者兼專欄作家所鍛鍊出來的文筆,雖然經過了翻譯,但讀這本書還是可以發現這個人高馬大的大漢其實是一個非常細心的人物。此外Christopher講故事非常生動,從另一個角度來說就是誇張。在他的筆下每個人都有很強烈的性格,瘋狂、神秘、喋喋不休等等,或許超馬選手多少都有一些誇張的個性吧! 由木馬文化出版的中文版預計2010年4月1日上市,我手邊的試閱稿還有非常多的校稿問題,我相信這些問題應該都已經在後續的校稿中改善了。另外,我不清楚最後出版的專書會不會改善這個問題,書裡面出現的地名與人名大多只有中文音譯,通常第一次出場都會至少用括弧標示英文原文的,這有助於讀者進一步尋找相關資料。還有一點令我感到十分困惑,書裡面引用了兩次《老子》:「善行無轍跡」,但全書除了這句話之外沒有任何一部份與東方文化扯得上關係,我懷疑原本可能只是一句西方的諺語,譯者自己把他改為中國古典文獻理的文字了。倒也不是指責這樣翻譯不好,只是對我來說,文字裡穿插了這麼一兩句古文,反而顯的有些突兀。 總之這是一本非常推薦大家閱讀的書,上市之後快去買,然後一起來跑步吧!
== 後記: 木馬文化後來寄來了中文書封,所以我把本文的抬頭圖片改成了中文版封面。另外,木馬文化的編輯針對「善行無轍跡」一句給了我回覆,原來作者的確是引用《道德經》的音譯:"The best runner leaves no tracks.—Tao Te Ching." 看到英文我就懂了,因為老子原文沒有主詞,但英譯卻自己加上了「best runner」,意義變成了「最好的跑者不會留下足跡」。「track」在英文裡還有追蹤的意思,放在本書裡的確十分貼切,因為塔拉烏馬拉族人一旦隱身山林,外人即使是走進了他們的村子也未必知道這裡存在一個印地安聚落,更何況追蹤一個奔跑中的塔拉烏馬拉族人了。 英文翻譯的誤讀值得原諒,這句還原成原典卻無法表現出英文作者的誤讀,這種轉譯之間的誤差其實挺有趣的。希望中文版能夠把這句英文直接放回書裡,這種翻譯趣味要是沒有英文就失色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