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倚南窗以寄傲 審容膝之易安
  • 152995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我的數位日記

青春少男少女們總是有說不完的心事,包含我在內,許多人都有一個充滿隱私的個人新聞台,用簡短的字句傾訴秘密。說起來頗為矛盾,如果日記當真這麼隱私,何必特地放在一個可能會被發現的公開網址?既然選擇了網路公開,又何必躲躲藏藏?深怕秘密洩漏?或許寫日記的人、日記本,以及秘密三者之間,共同擁有一種寂寞的心情吧!想找一個不知道在哪裡的讀者,共享某些不為人知的故事,同時還要有假裝這些東西始終未曾公開的默契。 比起紙本的日記,數位日記多了一些色彩及變化,但我認為最不同的地方還是在於保存媒介上。那些早期被我視為隱私的日記,以前最為重視的那些事件,現在大多擺放在某個很少插電的舊硬碟裡了。隱私進入了歷史,外觀看起來不過是個方盒子,充滿秘密的文章從部落格刪除了以後,連我這個做主人的都懶得去翻閱。隨筆式的紀錄倒是時常複習,從前看過什麼新聞,讀了什麼書,與什麼人聊天相當愉快等等,隨著臺灣部落格的發展,從不同的平台遷移整合到同一個網站裡。想看的時候,不管是哪一台電腦,網址打進去就可以重新發現我這幾年來的生命。 對我來說,日記的最大讀者還是自己,未來的我恐怕就是那個不知名的知音。透過日記,我可以與相差快十歲的自己溝通,不但充滿默契,彼此瞭解,而且絕不會當面戳破少男的心事。但我是唯一的讀者嗎?會不會有某個我以外的讀者,也默默的保存著我的生命呢?數位日記複製方便,當年曾經短暫張貼於新聞台的日記,有沒有可能也被備份在某個神秘的硬碟裡呢?網路上的日記就更不用說了,既然是公開場所,觀看、同情、嘲笑這些日記,基本上都無須背負「偷窺」的罪名。某種程度上,他們或許還認為,觀看我的日記是幫我衝人氣,是一種我必須感激涕零的恩賜。 因此,我的日記的每一次點閱,都相當於建立了一個數位化身,有如古代善本書的刊刻一般,隨著讀者的閱讀,從隱密的藏書櫃走入世界。那些不知為何來訪的賓客應該很快地就會發現,他們點閱的資訊越隱私,這個化身就顯得越立體。如果我愚笨到把所有的個人資料都放在網路上的話,有心人士的冒名盜用自然也會顯得栩栩如生。 如果可以永久保存的話,數位時代的人們能不能永垂不朽? 時代走得很快,這幾年也開始有人檢討數位資訊的保存問題了。以我的日記為例,網站裡的「流水帳們」曝光度比較高,彷彿就擺放在觸手可及的書桌上。但隨著網路速度越來越快,雲端技術越來越發達,那種想到什麼就隨手一貼的札記,早就不再存檔於我自己的硬碟中了。如果有一天,雲深不知處的雲端機房淹水了、失火了,或是平台業者倒閉了,那我手邊可能只能留下一組帳號密碼,像個衣冠塚一樣僅供憑弔,連遺容都沒得瞻仰。 撇開平台業者經營問題不談,網路連線值不值得信任也是個重點。紙本書已經透過歷史證明可以擁有千年以上的壽命,再怎麼不濟也不會一本書讀到一半突然從你眼前消失。但網路缺乏這樣的信任感,誰也不敢保證網路絕不會突然斷線,給你一個充滿錯愕的404 Not Found頁面,或是一個顯示連線中斷的警示框。 舊硬碟裡的舊日記,命運恐怕比網路上的更難預料。如果你與筆者的年紀相仿或更年長,對於5.25吋的磁片應該不陌生,同時你應該也有意識到這件事:數位時代幾十年過去,5.25吋磁片早已消失,盛行20餘年的3.5吋磁片也即將走入歷史。這代表著,如果我曾經把隱私資料放在5.25吋磁片而忘記轉存備份的話,我現在已經無法用自己的電腦打開它了。同樣的,現在大家常用的CD、DVD、USB隨身碟及各種尺寸的硬碟,天曉得何時會被下一波數位浪潮擊垮死去?失去讀取設備的儲存裝置,包含裡面所保存的那些舊日記,可能也會在某個關鍵時刻,被我連同少男的隱私一起遺忘在某個記憶深處。 想到這裡,突然覺得自己彷彿少了一塊。那些曾經使用過的舊磁片裡,依稀記得也有一些存檔:剛接觸電腦時的DOS遊戲,大學時期的作業,一些歷史的殘簡,一些回憶的破片。 近年來微網誌大行其道,未來會怎麼樣實在很難說,我的數位日記會不會從此化整為零,從一篇一篇的文章拆解為更加破碎無法備份的字句呢? 往好的方面想,在微網誌的世界裡,至少現在不用再四處尋找那神秘的讀者了…… 本文發表於《數位島嶼電子報》第69期(2010-10-21)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