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倚南窗以寄傲 審容膝之易安
  • 152995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老圖書館裡的老書

與中山大學圖書館這樣年輕的圖書館相比,臺北的國家圖書館就老多了,國家圖書館原名中央圖書館,創立於1933年的南京。歷經了戰亂與遷徙(包括辛苦地拐帶了不少珍貴古籍),最後落腳於臺北現址。這座說實在歷史也不算太悠久的圖書館,由於生逢戰亂年代,因此有幸在覓得定居處之前就獲得了許多珍貴的古籍,更別說因為國家圖書館的定位,來臺之後幾乎每一本重要的出版物也都收進他的倉庫裡了。1986年中山南路現址落成之後,中央圖書館帶著包含數萬部「數百歲」以上年紀的圖書住進新家,現在累積的新舊藏書已經超過兩百八十萬冊,是藏書約七十五萬冊的中山大學圖書館的三倍之多。
年紀比較大,書籍的破損程度當然也會比較嚴重,撇開老扣扣的「善本書」不提,國家圖書館裡那些放在公開地區方便民眾查閱的工具書,有許多出版時間距今超過三十年的,一翻開就會有紙蝴蝶片片飛舞,你翻閱時一不小心,就會又製造出不少書頁殘片。 我對於這樣的書籍我始終充滿敬意,它們近乎鞠躬盡瘁,死而後已。如這本《中國人名大辭典》:
研究中國史的人大概沒有不知道這本工具書的,經過幾次重印,最新的版本距離現在也超過二十年。老書放久了會因為酸化而變脆,而大多數的工具書由於開架閱覽,更增加了保養的難度。我在國家圖書館翻閱的這本《中國人名大辭典》,下方角落由於太多人翻閱,沾惹了千萬人的指紋與油脂,因此泛黃而脆弱,每個使用者都會用的索引頁角落更因此破了一角。 又如《中華大藏經》首編第一冊:
國家圖書館這套《中華大藏經》已經全部重新裝訂過了,書背下方可以看到國圖的大印,但出版時間更早的《中華大藏經》,儘管使用率比《中國人名大辭典》低得多,卻同樣經不起時間的摧殘(封底有國圖收書印,購入時間是民國72年4月),以及不良讀者的破壞(如書背上用立可白塗寫的「中」字)。首頁與目次同樣有破損,除了邊緣泛黃之外,中間更裂開一道大縫:
封底情況更糟,紙張變得又黃又脆,一整圈的黃色污漬,不知道在他漫長的生命中遇到了何等磨難?校勘記的部分簡直慘不忍睹,一個不小心就會整頁掉下來:
不只封面封底難以承受時間的壓力,一本欠缺保養的老書基本上由外而內的每一個部分都很脆弱,再以這本民國49年3月初版的《國父全集》為例:
目次頁曾經有過簡單修補,但還是有數頁破了一角。應該比較「安全」的內頁也殘破不堪,嚴重的甚至大半頁都不見了。令人傷感的是,我翻開這本《國父全集》的同時,書頁中就夾著一片目次的破片。舊傷新痕並陳,往日的舊紗布似乎也成了一種新的疾病,膠帶本身對於書本也是一種傷害:
以往的保存條件比較不好,發霉應該算是一種歷史痕跡吧!《國父全集》的生日(民國49年)與他的疾病(霉斑)出現在同一頁,是一種更有層次感的老邁象徵:
生在數位化時代年輕人恐怕很難體會老讀書人對舊書的感情。我曾經觀察過,我的老師們授課時往往習慣用以最舊、最早出版的書當作課堂使用的教本。有些書的封面破了又補,補了又破,裝訂比較不牢固的甚至會封面封底整片掉下來。中文系年紀比較長的老師還會以刻本綫裝書為教本,久了整本書化整為零,還得用夾子固定才不至於魂飛魄散。相對於年輕學生們上課用筆記型電腦寫筆記(更先進的用ipad!),書籍的歷史、老化與傷病,人書之間交流的污漬、墨跡與感情,豈是數位資訊可以記錄的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