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倚南窗以寄傲 審容膝之易安
  • 155820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這陣子(下)

教思想名著選讀的好處是可以多方取譬,把許多現實生活的故事拿來使用,不過下個學年要改開敘事文學選讀了,突然有一種依依不捨的感覺。敘事文學打算選讀四史,應該會以《史記》、《後漢書》、《三國志》為主,按理說學生應該比較熟悉楚漢相爭、三國分立的故事(不讀書也該打打電動吧?),同時也讀這些史料也比較接近我的博士論文的題目。但講熟悉歷史故事會更得到學生共鳴嗎?還是走著瞧吧! 5、攝影 去年年底買了一台還不錯的相機,在忙碌的這半年中,到處練習拍照儼然變成我最主要的娛樂。與唱歌、寫文章相比,數位攝影實在是太容易了,快門喀擦一聲就是一張照片,與朋友聚會時把相機帶著,反正都是要聚的,多拍兩張照一點也不花時間。 有些人說我的照片拍得很好,我只能說他們都被騙了,被Canon 7D騙了,是相機好(鏡頭倒是不怎麼樣),我還差得遠呢! 不過攝影的確帶給我一些不一樣的看世界方式,在有這台相機之前,我習慣用文字轉換我的視野,有了照相機以後,就算相機沒帶在手上,還是會習慣性的「取景」,想像一張照片的寬度與深度。優秀的圖像是無法用文字說明的,就像你看到那些大師們的攝影作品一樣,會覺得不斷的有意義從圖像裡傳達出來,令人無法轉移目光。我當然還拍不出這樣的照片,大概也不會為了這樣的目標「窮盡一生的去努力」。 生命真的太短了,企圖在許多不同領域取得成就因此變得不切實際,淺嘗即止也是一種人生修養,一種熱情與沮喪並存且調和的境界。 6、音樂 這五、六年來,A Cappella對我來說一直是一個矛盾的存在。一方面我必須承認我的天賦裡缺乏音感與節奏感(節奏「趕」倒是挺擅長的),同時也無法為了學習音樂而耗費太多時間精力;另一方面,我相信我的聲音其實是塊材料,只是需要花時間練習,音感也是可以訓練的。在歌唱這個領域裡,某些部分我自認為是有才華的。 然後呢?啊,我畢竟是個要走向學者之路的人,我必須專心一致,消遣就是消遣,不能讓它逾矩。似乎已經不能僅止於淺嘗即止,至少不應該時時讓我分心吧?放眼望去台灣A Cappella圈子裡的朋友(最近隱隱有個新名詞叫做「阿卡界」,其實挺親切的),主力與十年前一樣還是學生。八九年前跟我一起進入這個圈子的那些同梯們,八成以上都奮鬥事業去了,一小部分的朋友工作事業比較穩定,才可以用業餘時間投入A Cappella。 十年前我是學生,十年後我也還是學生,我哪有那麼多十年可以繼續當學生? 有極少數的朋友正打算邁向以音樂為職業的路,對他們來說,事業與學習是結合在一起的。這就是我對於A Cappella感到矛盾的地方:我無法毫不猶豫的去學習,但我卻又在自己應該奮鬥的事業路途上三不五時流連往返於這裡;當我想要以一個消遣的態度去面對我的興趣時,我又會因為自己的不足而感到沮喪。投入工作之餘的娛樂不是應該感到開心嗎?那我在沮喪什麼? 各位阿卡鄉親們,這也算是我三十焦慮的一部份啊啊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