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倚南窗以寄傲 審容膝之易安
  • 14880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關於漢武帝

就算把輪臺詔的背景因素通通算在巫蠱之禍頭上好了(事實上這就是邏輯不通的地方,等於是以小層次併吞大層次),這也談不上什麼「由盛轉衰」的轉折啊!輪台詔之後,昭、宣二代的國政沒有混亂,對外關係不減優勢,經濟則是大大復甦了,整體來說漢朝是中興而不是衰微,怎麼會是由盛轉衰呢? 唉,看著那簡體字的論文,我花十分鐘看了他,有種無可奈何的空虛感...... 2、 漢武帝晚年的「輪台詔」堪稱漢朝史上最重要的詔書,之前提到匈奴把他們的馬前後腳綁起來丟到漢朝城門下,留下一個書信寫著「秦人,我匄若馬」,意思是「秦人啊,我乞求你的馬」。 匈奴這篇書信弄得漢武帝心神不寧,搞不清楚匈奴到底想幹嘛(對,就跟你我看到這幾句話一樣,一頭霧水),就把書信拿給所有幕僚看,迷信的皇帝老大順便叫手下把所有占卜工具都拿來試試看。幕僚知道老大的心意,就說了一堆:現在就是滅匈奴的好時機啊!派遣李廣利最合適啊!之類的屁話。結果李廣利兵敗投降,不笨的漢武帝才終於發現一切都是自己的錯:「悲痛常在朕心」。漢武帝雖然好大喜功,但畢竟有漢朝皇帝懂得反省的特色,這幾年來財政空虛,人口減半,大將投奔匈奴,國家快被槁垮,連兒子被自己殺了,他終於後悔了。 就在老到快要死掉的漢武帝廉恥心發作的同時,財政部長桑弘羊提議把在「輪台」這個地方屯田,讓漢朝的勢力在現在的新疆繼續西進。這本來是漢武帝最喜歡聽到的建議,但他心一轉,居然寫了一篇落落長的詔書,把上面講的故事碎碎念了一番。結論說:「我們的邊防亂七八糟,因為後勤不好,前線沒飯吃,所以長官就叫小兵去打獵,小兵打獵累得半死,烽火的工作就耽誤了。小兵從軍隊裡逃走,長官都當作沒這回事,點兵簿都點假的。為什麼我知道呢?因為被我抓到的匈奴人告訴我啊!從現在開始,大家好好種田養馬,把現有的武備充實完善就好。各地縣市首長請集思廣益養馬的好方法,年度上繳戶口名簿時順便呈上來。」 從此以後漢武帝不再出兵打仗,但這詔書頒佈不到三年,漢武帝也就死了。 3、 漢朝與外族打仗對那個時代來說,大概相當於近代的世界大戰吧!幾乎牽涉到當時整個亞洲地區,影響之大,可能超出我們的想像。只談漢朝國內,影響可以分為三個層面來看: 其一是政府政策與國家資源,打仗是非常消耗物資的,漢武帝差點打到亡國,為了打仗也搞出了一堆收括錢財的制度出來。這些斂財技術的發明,對未來兩千年的皇帝而言,真是方便的好工具。 其次則是文化的自我認同,除了「漢族」、「漢人」的稱呼之外,跟外國人相比,中國人用禮義來強化自身的文化優越感,對外戰爭因此也深化了儒家文化的傳播。換言之,儒生因此多了很多宣傳空間。 其三,漢代是徵兵制,軍事文化會隨著阿兵哥的移動而回到內地,這表現在兩個部分:漢代的官府與軍營具有一部份的啟蒙教育功能(總不能看不懂軍令吧?),當兵兩三年,回家種田可能不再是文盲了,優秀的還可以跟代表家庭跟官府打交道。另外,軍事訓練隨著阿兵哥退伍回到鄉里,萬一有盜賊來襲,這些當過兵馬上會變成即戰力,幫助士族建設防禦工事,平常還可以充當教官,訓練青少年射箭打仗等等,吹噓自己的當年勇的同時也會順便強化文化認同。 4、 很多人都說漢武帝窮兵黷武,但事情往往有正反兩面,整體來說漢武帝時代的軍事活動的確是過份了,但這些軍事活動也不能說完全沒有正面意義。呂思勉說得中肯,漢武帝這個人最大的問題是做事缺乏條理,可以花一個錢的事,他花了十個八個,而且搞不清楚先後緩急,想到就搞,國庫爆炸了再來想辦法籌錢(斂財)。呂思勉認為漢武帝時代的擴張是整體國家國力發展的正常結果,如果當時有一個真正厲害的君主,國家搞不好可以擴張到現在難以想像的地步,但出了一個漢武帝,實在不是什麼國家之幸。 這其實是皇帝制度的一大缺點,除了開國君主之外,皇帝幾乎都是天生下來就注定當皇帝,就算不是天生注定,也會有很大的機率可以坐上龍頭寶座(能當上皇帝的,大多有個皇帝老爸或皇帝爺爺)。因此皇帝是好是壞有時候要看點運氣。不像現在的民主制度,說真的如果覺得總統很無能、很暴虐、很貪污、很奸巧、很白賊、很奇怪,投票的老百姓自己多少要負點責任。 在我的認識裡,漢武帝怎麼說都還算是聰明人,至少漢朝只有「差點崩潰」,沒有真的「滅亡」。在他過世前,作了兩個成功而重要的安排:一是真誠的下詔罪己,停止打仗,讓百姓好好種田;二是決定接班人與輔政大臣。跟秦始皇相比,嬴老大比較精明幹練,在戰爭的資源規劃上可能也比漢武帝厲害一些,但就看漢朝沒有滅亡這一點,小劉作了一些秦始皇該作而沒作的事,是比姓嬴的強上幾分。 下回再來聊聊秦始皇與他的兩個兒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