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倚南窗以寄傲 審容膝之易安
  • 152995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史語所四年

四年多以前,也就是2008年農曆春節後,透過網路以及投履歷,剛退伍的我從臺中北上到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簡稱史語所)來,應徵一個按日計酬的工讀工作,日薪880元。擁有碩士學位並且能夠每日上班的我,最後獲得了這份工作。

當時的我並不知道,這是一個多麼重要,而且多麼幸運的一件事。 那個計畫叫做「數位典藏總體經營計畫:民族學調查標本、照片與檔案」,當時負責面試的人是專任助理其瑞、培華與偉傑。 

剛退伍的我完全沒有積蓄,在台北很難依靠不到兩萬元的工讀薪資生活,因此同時準備博士班考試的我經濟十分拮据。2008年夏天,我考上了理想中的博士班,正式地回到了學術圈。當我正想著:可能要離開這份薪資不算高的工讀,轉往台大尋求勞務報酬更高的助理或助教工作時,當時為專任助理的偉傑也同時申請到了一個入學許可,準備前往美國留學。培華於是問我:「有沒有興趣補偉傑留下的專任助理缺額?」

通過面試,我又幸運的,獲得了人生中第一份專職的工作,同時也解決了經濟困境。

一邊讀博士班一邊上班實在相當辛苦,我必須利用晚上以及週末時段加班,來補足我修學分所請假的時數(我是大菜鳥,完全沒有年假,一天也沒有)。同時,課業的壓力也讓我必須卯足了勁在工作與課堂之間,壓榨出更多時間來用功。幸好,我的同事們都是工作能力非常強的人,輔導我這個職場新鮮人之餘,還能讓整個計畫進行的有條不紊。

 

尤其是其瑞,他跟我同年考上博士班,同時又是一個小孩的父親,我一直都十分的佩服他,在工作、學業、家庭之間,有如三頭六臂,超人般的能力。

2008年年底,計畫主持人王明珂老師告知我們一個消息:史語所突然翻起了專任助理在職進修的相關規定。由於規章有模糊空間,所方決定從嚴執行,所有專任助理一律不准同時擁有學生身份。我與其瑞都是博士生,不得不「即刻卸職」。幸好,王老師與史語所在規定之內,以博士生獎補助支薪的兼任助理方式把我們留了下來,繼續我們原本的工作。當然,薪資與福利都少了非常多。

從專任卸職的我不必再煩惱修學分與上班的時間衝突了,史語所的博士生獎補助的錢也足夠我生活所需,或許這是當時對我來說最好的結果。

我曾經在部落格中多次介紹史語所的傅斯年圖書館(簡稱傅圖),這是一個非常專業的學術圖書館,對志在學術的我來說,能夠進入史語所並使用傅圖藏書是一件美夢成真的事。無論如何,史語所待我不薄,能在這個計畫並且擁有許多好同事,可能是我學術生涯中最重要也是最幸運的幾件事情之一。

2009年以後,我一直維持著兼任助理的身份,中間發生了幾件事情值得一提。

首先是我所就讀的臺灣大學,臺大歷史系與中研院史語所有些淵源,因此常常會有史語所的研究人員在臺大歷史系開課。我是中文系,常常跨系到歷史系聽課修學分,尤其是史語所老師所開的課程。史語所與臺大都很講究紮實的史料考證,那與我的學術興趣不謀而合,我常說我是乾嘉遺毒,與這些史料學派正好處得來。

在邢義田老師的課程中,撰寫了一篇論文作為學期報告,這篇論文後來經過修改,刊登在2012年6月出刊的《漢學研究》上。《漢學研究》是重量級期刊,能夠通過審查時在令我感到興奮。臺大歷史系的課程、史語所研究員的授課,臺灣大學中文系博士生,史語所兼任助理的求學路程,只能說人生際遇有時候就是這麼神奇,而我肯定是前世修德。

另一個值得一提的事情,則是民族學計畫的超高升學率。當我以工讀生來到這個計畫的時候,三個專任助理與我都不是學生。後來我考上了臺大中文系博士班,其瑞考上了政大宗教所博士班,偉傑申請到美國的中亞系研究所(現在也是博士生了),培華則獲得獎學金前往紐西蘭攻讀考古學博士。

史語所前所長,現任中研院副院長王汎森院士曾經在一次宴會上提到,史語所的助理群臥虎藏龍。由於常接觸史料,加上風氣使然,這裡的助理們的確要比其他單位的工作人員更熟悉歷史。王汎森先生笑稱:清代滿語史料看不懂?考古資訊難以判斷?數位資訊不會應用?去走廊上隨便抓個助理問問,也許就會得到答案了。這雖然是玩笑話,但多少有幾分真實性。

王明珂老師是史語所令我景仰的學者之一,雖然學術領域不盡相同,但王明珂老師利用西方人類學理論的思考模式看待中國邊疆民族的過去與現在,對我來說有非常大的啟發性。在念碩士班的時候,我為了討論漢代羌胡的相關問題,讀過王老師兩本著作以及一些論文,當時便覺得很受用。2008年,我參與了一整年由王明珂老師所帶領的「邊界研究」讀書會,討論文化「邊界」的理論與實際情況,雖然閱讀的書都是西方的理論,但王老師與其他參與討論的老師與同事們大多能利用自身田野調查的經驗加以印證。

現在我正展開的博士論文,討論的就是漢朝如何透過士人的中介,讓不同層次的文化交揉、實踐,成為一個我們所熟悉的漢代大一統文化。雖然不能說這個論題是來自於當年那個邊界研究讀書會的啟發,但那的確有助於我規劃龐大的博士論文工程。

我在史語所渡過了許多人生重要事件:真正地走上學術之路,第一個職場經驗,初為人師,學習攝影。也包含了2010年我與相戀九年的女友結婚,完成了終身大事。

2011年年底,我通過了博士候選人資格考,今年春天,我申請了國科會的「獎勵博士候選人撰寫博士論文」計畫,在六月底公告得獎者,而我也幸運獲獎了(這一路上我有多少幸運!)。依照規定,我必須辭去所有按月計酬的專兼任工作,成為一個專心寫作博士論文的專職學生。

數位典藏計畫即將結束於今年年底,我一直以為我會在計畫奮鬥到最後一刻,與堅守崗位的同事們一起關燈。但近一年來,博士論文的進度龜步停滯,甚至讓我有一種看不到盡頭的無力感,工作、教書與論文寫作顯然是難以並存了,這是我為什麼申請國科會獎勵的主要原因。獲得獎勵時,我興奮的在史語所文物館天台上吼叫、雀躍,同時也意識到,我必須提前在七月底離開這裡了。離開這個栽培我四年半的史語所,這個數位典藏計畫。

十分不捨,但我的人生還要繼續前進,博士論文的巨大工程還在起頭階段,我需要更專心的寫作環境。我真心的感謝史語所給我的一切,包含不同學術領域的思考訓練,數位典藏的學習經驗,圖書館的藏書,不同學術領域的啟發。

當然也要感謝一梅姐、其瑞、培華、偉傑、佳涵、泰穎、子敬、淑玲、魯珊、彩蕙等好同事的一路相挺,以及一直以來都十分照顧我們的鵬惠學姐。史語所文物館404室真的是一個非常非常棒的辦公室。 希望未來,我們都能繼續走在理想中的美好路途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