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倚南窗以寄傲 審容膝之易安
  • 14880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一個壘球在社區的故事

人聲鼎沸已經夠讓住戶頭痛了,等待打球的隊員總要暖身吧?於是公園草地就成了傳接球熱身的場所。職業球員都難免漏接,更何況來的球隊多數是打興趣的公司球隊或地區球隊,連業餘都稱不上,只能說是打興趣的。停在公園裡的汽車被壘球「貓」一個洞也就罷了,小孩大人在公園散步,被球吻者時有所聞。棒球、壘球跟籃球、足球不一樣,棒壘球都是實心的硬球,K下去劇痛無比。
 
最靠近球場的那兩戶鄰居,其中一戶退休在家,不堪其擾,索性把房子賠錢賣了。另外一戶的男主人不甘心買了房子卻要受此待遇,於是開始了長期抗戰,只要壘球隊員不守規矩,立刻拍照存證並打電話投訴。球場天天有人使用,就天天有人違規,鄰居就天天投訴。問題來了,要向誰投訴。公園屬於市政單位管轄,但壘球場則是委託體育單位管理,想當然爾兩單位互踢皮球。體育單位說:「壘球場外的事務,不屬他們管轄。」市政單位說:「會聯絡體育單位約束球隊」等等。我鄰居找上了民意代表陳情,卻發現壘球場根本是民意代表規劃預算設置的,與壘球隊同聲一氣。
 
經過了幾年的抗爭,終於與體育單位達成協議,非假日一律禁止使用壘球場,避免稍擾住戶。但問題還是沒能徹底解決,假日的喧鬧聲依舊一早擾人清夢,加上壘球隊員們不守規矩,總是偷偷在草地傳接球,因此每到週末,我們社區的大人小孩就被迫「逃離」公園,緊閉窗戶。
 
鄰居持續投訴壘球場使用者,一轉眼十年過去,終於讓鄰居翻出一條法規:公園的所有公共空間裡,運動設備不得超過百分之五十,而緊鄰我們社區的兩座壘球場佔用了太多公園空間,違反了「臺中市公園綠地園道及行道樹管理自治條例」,依法必須拆除其一。十四年來的抗議終於找到施力點了,去年年底,緊貼民宅的那座壘球場的不銹鋼圍籬被怪手拆除,只留下公園另一側的壘球場,壘球隊擾民的問題終於有比較大的進展。
 
昨天傍晚,那戶鄰居的男女主人來我們家聊天,又聽到了一些內幕。原來在壘球場被拆除之前,民意代表企圖透過公務體系向行政單位施壓,要求暫緩拆除,但最後失敗了。該民意代表於是對鄰居恨之入骨,這代表他的「政績」被抹殺了。
 
事實上,壘球隊擾民的情況依舊持續著,只是狀況較為輕微。每逢週末,壘球隊員們還是會在沒有籬笆的舊壘球場用地傳接球,甚至進行守備練習。汽車停在公園還是心驚膽顫。是的,我鄰居也依舊持續拍照存證,持續打電話投訴。投訴不是沒有效果,據鄰居所說,他打完電話之後,十五分鐘之內投球的那一批人就會收到壓力離開禁止活動區。但壘球隊好幾隊,這隊走了,下一隊看到空地沒人,又跑去丟球了。鄰居一天可以投訴七八通電話,可見擾民之甚。
 
我一直思考著這件事情,我們家也看棒球,中華隊打得好,社區裡的每一戶肯定也是興奮不已。然而何以壘球場與社區會弄到你死我亡?非得居民搬家或拆除球場不能解決?壘球場距離民宅太近固然是原因之一,但根本還是在於「管理」:如果壘球隊可以約束自己,讓球永遠留在圍籬之內,居民的不滿肯定會少很多;如果壘球隊懂得敦親睦鄰,每年暑假舉辦推廣活動(如社區軟式棒球比賽),邀請附近住家一同參與,住戶對旁邊的壘球比賽或許會比較有認同感;如果壘球比賽可以避開清晨與午休時段,少打幾場,那座壘球場也許不至於被拆除。
 
我們家巷子後面的壘球場問題只是冰山的一片小碎片而已,我相信對很多家庭來說:棒壘球是「電視上」的運動,不應該出現在生活裡。我所觀察到的現象是:住家旁邊要是有球場,不但吵鬧,還會有安全問題,而真心喜愛並從事棒壘運動的人,似乎無暇思考如何讓這項運動與社區結合。
 
剛剛體育主播才提到,古巴的棒球國手,有許多人出身自「街頭棒球」,據說古巴街上到處有簡易型的球場,雖然沒有職業球隊,但人人都在打棒球,社會對棒球運動的接受程度肯定很高。跟古巴相比,誰敢說棒球是臺灣的國球?所謂推廣,真的不是找人來打,把球員訓練起來就好,更不是花錢蓋球場可以了事,這其中還有很多很多內涵,必須真正深入社區、家庭之中才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