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倚南窗以寄傲 審容膝之易安
  • 14880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漢文帝的幾個故事

孝文皇帝既益明習國家事,朝而問右丞相勃曰:「天下一歲決獄幾何?」勃謝曰:「不知。」問:「天下一歲錢穀出入幾何?」勃又謝不知,汗出沾背,愧不能對。於是上亦問左丞相平。平曰:「有主者。」上曰:「主者謂誰?」平曰:「陛下即問決獄,責廷尉;問錢穀,責治粟內史。」上曰:「茍各有主者,而君所主者何事也?」平謝曰:「主臣!陛下不知其駑下,使待罪宰相。宰相者,上佐天子理陰陽,順四時,下育萬物之宜,外鎮撫四夷諸侯,內親附百姓,使卿大夫各得任其職焉。」孝文帝乃稱善。
 
「無為而治」的漢文帝,顯然十分關心各種行政事務,尤其是數字。另一個故事是漢文帝跑去皇家打獵場,隨口問獵場場長:「園中的動物各有幾隻啊?」館長以及館長身邊的人沒人答得出來,此時一邊的管理員跳出來,跟皇帝有問有答,皇帝於是說:「當官的就是要像這樣,館長你真是個沒用的傢伙!」
 
上問上林尉諸禽獸簿,十餘問,尉左右視,盡不能對。虎圈嗇夫從旁代尉對上所問禽獸簿甚悉,欲以觀其能口對響應無窮者。文帝曰:「吏不當若是邪?尉無賴!」乃詔釋之拜嗇夫為上林令。《史記‧馮唐張釋之列傳》
 
後來張釋之出來替獵場場長解圍了,相關故事,這裡先不談。
 
注重細節不是壞事,在漢朝,大概除了高祖與文帝之外,其他皇帝都沒有這麼務實。《史記》記載張釋之要跟文帝談事情,漢文帝劈頭就說:「卑之,毋甚高論,令今可施行也。」(別跟我高談闊論,講些實際可以用的東西)這種務實又認真的態度,難怪漢初可以搞到國庫滿滿,錢花不完。但壞處就是底下人動輒得咎,很難做事。《史記》借馮唐之口說出了漢文帝的缺點:「陛下法太明,賞太輕,罰太重。」這個缺點如果只看〈孝文本紀〉是看不出來的,還會以為孝文帝廢除肉刑是一個主張輕罰的皇帝。
 
繼續講馮唐的故事。漢朝初年,前線的軍人們多半來自農村,由於有錢農家地主可以花錢請人代役,因此前線士卒大多是經濟基礎比較差的「家人子」(也就是財產繼承順位在後面的「庶子」),這些相對窮困的士卒,很有可能都是沒有機會讀書識字的文盲。文盲從軍會有什麼問題呢?馮唐這樣對文帝說:「士卒都是家人子,從農村出來從軍,根本不知道什麼是『尺籍』、『伍符』。他們為國家打戰,斬首捕虜,向後勤呈報功勞,結果因為不識字,實際數字與功勞簿不符合,公務員就把他們抓起來法辦。結果明明有功勞卻得不到賞賜,而公務員卻只知道依法行政。」
 
「尺籍」就是書寫戰功的板子。「伍符」則有點類似現在的軍人身份證。所謂的「符」,就是把一個竹片(或其他材質的東西)掰成兩半,要證明身份時,就要拿出「符」來相驗。古代的身份證不能貼照片,因此軍隊以五個人為單位,彼此可以互相證明身份,這樣匪諜拿著假的伍符也不能隨意混進來。士卒不識尺籍、伍符,只好請人代為書寫,萬一寫錯了尺籍功勞,或錯拿了伍符,輕則虛報戰功被罰,重則被當作奸細。
 
馮唐講這段話,是為了幫當時北邊大將魏尚說話。魏尚是勇猛善戰的好將軍,某次呈報殺敵功勞為「上功」,也就是率領部隊獲得了一千個敵人首級(千人斬無誤!),但經調查,事實上只有994個腦袋,結果魏尚明明立下大功,卻反而因此失去了太守職位,削去爵位受罰。
 
當是之時,匈奴新大入朝那,殺北地都尉卬。上以胡寇為意,乃卒復問唐曰:「公何以知吾不能用廉頗、李牧也?」唐對曰:「......夫士卒盡家人子,起田中從軍,安知尺籍伍符。終日力戰,斬首捕虜,上功莫府,一言不相應,文吏以法繩之。其賞不行而吏奉法必用。臣愚,以為陛下法太明,賞太輕,罰太重。且雲中守魏尚坐上功首虜差六級,陛下下之吏,削其爵,罰作之。由此言之,陛下雖得廉頗、李牧,弗能用也。臣誠愚,觸忌諱,死罪死罪!」文帝說。是日令馮唐持節赦魏尚,復以為雲中守,而拜唐為車騎都尉,主中尉及郡國車士。《史記‧馮唐張釋之列傳》
 
講個題外話,馮唐替魏尚說情這件事情,被蘇東坡著名詞作〈江城子〉中拿來當典故,希望北宋朝廷重新重用自己。
 
老夫聊發少年狂。左牽黃,右擎蒼。錦帽貂裘,千騎卷平岡。為報傾城隨太守,親射虎。看孫郎。  酒酣胸膽尚開張。鬢微霜,又何妨。持節雲中,何日遣馮唐。會挽雕弓如滿月,西北望,射天狼。(蘇軾〈江城子‧密州出獵〉)
 
總而言之,前線軍人文化素養不足對將士、對官府都沒有好處,軍人怕講不清楚自己的功勞,官府怕軍人虛報戰功,或錯傳情報。在漢朝中期以後,後勤便要求軍隊的基層長官必須具備一定的書寫能力,甚至讓士兵在前線學寫字。
 
敦煌挖出來的漢代簡牘中,記載了一個叫做呂安漢的37歲「隧長」:「故不史,今史」。「隧」是前線邊防烽火據點,隧長就是這個據點的長官,一個隧大約管46個兵,隧長是古代軍隊最基層的長官,相當於中華民國國軍的「班長」。「史」的意思是用隸書寫公文,呂安漢故不史今史,就是以前不會寫字,現在會寫了。
 
玉門千秋隧長敦煌武安里公乘呂安漢,年卅七歲,長七尺六寸。神爵四年六月辛酉除,功一、勞三歲九月二日,其卅日父不幸死,憲定功一、勞三歲八月二日,迄九月晦庚戌。故不史今史。(《敦煌漢簡》,釋文1186AB。)
 
軍隊長官不但要會寫字,還要有更多的學識。現代的公務員要學行政學、法學緒論,古代的軍官也要學同樣的東西,《居延漢簡》中有很多官兵名冊,記載著包含隧長等基層長官「能書」、「會計」、「治官民頗知律令」,用現代的話講,就是會寫公文、會算數學、知道管理官民應該會的法律。
 
肩水候官執胡隧長公大夫奚路人,中勞三歲一月,能書,會計,治官民頗知律令,文。年卌七歲,長七尺五寸,氐池宜藥里,家去官六百五十里。(《居延漢簡》,簡號179.4。)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