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倚南窗以寄傲 審容膝之易安
  • 152995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如果鴻門宴......

先看看劉邦陣營會怎麼變化好了,鴻門宴前,劉邦的軍力包含了較早追隨他的泗水郡與碭郡子弟,人數接近萬人,學者稱之為「碭泗集團」,可以跟項氏叔姪的江東子弟八千人比擬。在歷史的發展中,這批人隨劉邦滅秦、入漢、出關中、敗彭城、爭天下,楚漢相爭中劉邦敗多勝少,這批部隊卻始終相隨,後來都成了開國功臣,是最忠誠的部隊。其他軍隊則大多來自於征戰中的招募,包含收編陳勝敗亡後的散卒,以及各地起兵抗秦的零星部隊,可能還有不少秦國的降軍,加一加大約有十萬人。 如果劉邦死於鴻門宴,可想而知,項羽必定立刻率領本部軍隊追殺劉邦剩餘勢力,樊噲、夏侯嬰、靳彊、紀信四人首當其衝,逃走的機會不大;張良此時不從屬劉邦,只是居中調節,又有項伯維護,比較有機會先行離開鴻門,前往霸上通知蕭何等人。在項羽的衝擊之下,劉邦的十萬大軍可能會立即瓦解,但最忠心的舊部卻不會束手就縛,可能會在秦人的幫助之下往秦國的西部逃竄,等待時機復仇。這批殘餘勢力當以碭泗集團為主,有能征善戰的猛將,也有治理百姓之能臣,沒那麼容易被消滅,在項羽的追擊下,可能會有四、五千人留下來,加上其他殘部,萬餘人應該是有的。 劉邦陣營中,蕭何德高望重,最初起事時,沛縣子弟原本要推舉他為首領,是他推辭並建議邀請劉邦。在劉邦死去之後,軍事將領當以曹參為主,曹參是一個有學習能力的人,也具有一定的政治頭腦,在歷史上是漢朝的第二任宰相,推測有可能在蕭何的支持之下,由曹參繼承領導劉邦的殘餘勢力。《史記》記載漢初論功行賞,曹參的軍功公認為第一,而劉邦力挺蕭何,可見蕭、曹乃碭泗集團中的核心。若劉邦死於鴻門宴,蕭、曹二人接續領導殘眾是最有可能的。 再來看看項羽,在歷史中,項羽理想的新天下秩序,是罷黜舊六國王族,扶持滅秦功臣,這符合了項羽個人的私欲,也獲得了滅秦聯軍所有將領的一致支持,因此才有後來由項羽主持的分封。可以推測在進關中之前,項羽與諸將曾有過秘密約定,約定的內容就是罷黜舊王,分封滅秦諸將為新王,其時間點很有可能就是在章邯投降前後。 項羽的新天下秩序看似有理念,但執行起來卻有不少矛盾,秦地的歸屬便是一大問題。根據項羽事先的約定,秦地當屬於章邯等降將,然而劉邦率先入關,又親受秦王投降,雖然這份功勞佔了項羽擊破秦軍主力的便宜,但不可謂無功。就算項羽不打算理會懷王之約,劉邦也應該比照吳芮、共敖、臧荼等獲得封王才對。 在懷王之約中,把「先入關中」列為滅秦首功,得此功者可以封王於秦地;然而在實際戰場上,真正滅秦的其實是一舉消滅秦軍主力的項羽,劉邦則是趁虛而入,搶走首功以及滅秦戰利品的投機客。項羽不滿劉邦這樣佔人便宜,因此憤恨難平,情緒激動之下,乃有殺劉邦的言論。 回來談鴻門宴。劉邦得到項羽生氣的消息之後,當場親自登門道歉,並奉上所有戰利品,表示項羽才是真正滅秦首功。在這種情況之下,項羽便失去了殺劉邦的動機。冷靜一想,不殺劉邦,才能貫徹了項羽心中新天下秩序的理念。劉邦是有功者,本當獲得封賞,殺他不但欠缺大義名分,也違背了隨項羽入關眾將領的心願。劉邦餘眾的反抗可能會引起連鎖效應,激起其他滅秦之諸侯將領唇亡齒寒之感。換言之,項羽不殺劉邦,不只是「婦人之仁」而已,可能也是諸侯聯軍的主要意向。 如果鴻門宴中,項羽果然殺死了劉邦,那麼諸侯軍恐怕會分裂為兩派,黥布、田都以及章邯等將領,應該會繼續追隨項羽追擊劉邦;在此同時,親劉邦的將領如張耳等,則會趁機退出關中。由於項羽還來不及分封,因此張耳可能會回到趙國跟陳餘重修舊好,以面對接下來的變化。若趙國功勞最大的張耳率先退出關中,則申陽、司馬卬等趙將應該也會跟進回國。 在歷史上,張耳本為劉邦的門主,二人賓主關係建立於戰國時代,因此張耳雖然受項羽分封為常山王,但被陳餘擊敗之後,不奔楚而投奔劉邦,可見兩人感情深厚。 楚國陣營也會有劇烈的變化,劉邦剩餘勢力會變成楚懷王堅強的支持者,可能會有歷史上未被記載的楚王將領躍出歷史舞台,在荊楚之地發難。楚國地大,其地域大體可分為兩部分,其一為長江中游的荊楚地區,位在南方;其二為淮河中下游的陳楚地區,位在東方。歷史上的霸王項羽是以陳楚為基地,向西擴張,佔據本屬魏地的彭城,因此自稱「西楚」。而荊楚一代,則分封給其他楚將。換言之,荊楚一帶始終不是項羽地盤。 齊國的田巿、田榮本來就跟項羽不對盤,自然也屬於反項陣營的一部份,但中立不參戰的可能性比較大。韓國弱小,張良可能會趁亂世集結一些勢力企圖復國,不過很難成功,算是為自己數世相韓的身世作一交代。魏國的魏豹雖然討厭劉邦,但未必會追隨楚國將領項羽,比較可能以舊王族的身份跟楚懷王、趙王策略結盟。 換句話說,殺劉邦可能使項羽從諸侯盟主的地位跌落,蕭何、曹參拼死抵抗,楚懷王趁機反項,趙國張耳遙相呼應,齊國田榮隔岸觀火,將導致歷史上以項羽為中心的西楚霸王時代煙消雲散,舊王族的勢力有機會延續下去,出現一種與秦統一天下之前相似的後戰國時代。 由於項羽對秦有深仇大恨,不太可能長久留在關中,接受秦地人民的供養,因此對蕭何、曹參的追擊不會維持太久。由於東方亂世又起,項羽念茲在茲衣錦還鄉,可能會把追擊的任務交給章邯等,率領楚將火燒咸陽後退出關中,回陳楚跟楚懷王撕破臉。楚懷王固然不是項羽的對手,但是由於有趙國與彭越的牽制,可能會與項羽僵持一段時間,東方諸國可能會進入短暫的軍事平衡。 關中的局勢比較難預料些,秦地人民擁戴的劉邦已死,不過在蕭何的號召之下,可能還是會支持曹參。相反的,章邯降楚造成了二十萬秦軍被坑殺,又代表著火燒咸陽的項羽陣營,在後勤補給上可能會遇上重重困難。因此雖無韓信的奇謀相助,蕭何、曹參還是有機會佔據關中,只是要多花許多時間,才能以秦國重生的姿態再度投入歷史戰場。 楚懷王終究會被項羽平滅的,北方的趙國,東方的齊國,則是以舊王族為主的割據勢力。齊國的王族田氏勢力鞏固,跟隨項羽入關的田都、田安等人無法與齊王田巿、齊相田榮競爭,因此齊國沒有權臣的問題。倒是趙王歇跟張耳的矛盾將會日益凸顯,在楚懷王被項羽滅掉之後,趙王歇勢必會更加恐懼張耳,最後可能導致張耳不得不殺趙王自立。 項羽可能會將荊楚分封給黥布等人,而自立為西楚王,以其軍事實力與威望,將擔任為諸楚聯盟的盟主。燕國地處東北,可偏安一角,暫時不用理他。中原的韓、魏之地則成為四方交兵之地,在趙國政治不安之時,項羽可能趁機奪取彭城,並支持魏豹前往奪取韓地,以作為與趙國的緩衝。 至此,天下將分為四個主要勢力,西方以蕭何、曹參為首領的秦國,北方以張耳、陳餘為王的趙國,東方田巿、田榮的齊國,以及東南方以項羽為主的楚國聯盟。 由於重生的秦國的將領多楚人,出函谷關是早晚的事,很有可能聯合張耳一同伐楚,並聯絡齊國牽制楚國後方。此時蟄伏許久的彭越可能以游擊戰的方式騷擾楚軍糧道,如歷史上楚漢相爭的形勢類似。 此時的形勢與歷史上的楚漢相爭有三個關鍵的差異。其一,歷史上的楚漢相爭是雙雄決鬥,然而劉邦之死造成了漢王國的消失,項羽也無法成為天下共主,實際上雙雄各有衰弱。而齊、趙可能因危機意識而免於內戰,而擁有與項羽僵持的實力。若秦能具險而守,加上與趙的同盟,將會形成四大陣營的大混戰。 其二,歷史上劉邦之所以能夠跟項羽一決雌雄,很關鍵的一點是趁項羽北伐齊國之際,將軍事防線東向擴張至滎陽,因此能佔據敖倉之糧,後來韓信北伐魏、趙,便能與關中之地連成一片。劉邦之死使蕭曹陣營受到重創,要千辛萬苦才能擊敗章邯,肯定無法佔據函谷關以東、滎陽以西諸多重要軍事據點。從前述的形勢來看,趙國是最有機會提早南下佔據此戰場的割據勢力。 其三,最重要的關鍵,則在於韓信與陳平兩人身上。韓信與陳平原本都屬項羽部下,其歸和都在鴻門宴之後,韓信於劉邦入漢時來投奔,既然鴻門宴時劉邦已死,那麼韓信肯定不會選擇逃亡中的殘兵敗將。同樣的,陳平棄楚歸漢是在劉邦東征彭城之前,當時漢陣營東向進軍一帆風順,使陳平所主持的戰事失利,陳平乃因懼怕被項羽誅殺而投奔劉邦。若鴻門宴中劉邦已死,則陳平是否棄楚還很難說。 歷史上的韓信是扭轉楚漢相爭形勢的重要關鍵,根據史記記載,韓信能受到重用,在於蕭何的力薦,以及劉邦的大膽用人。若劉邦已死,韓信還能成為韓信嗎?其他陣營如張耳、田榮能給與韓信獨力作戰的機會嗎?從《史記》的記載來看,若劉邦早死於鴻門宴,如韓信這般天才絕頂卻又白目至極的將領恐怕會埋沒一生。說真的,一個將軍毫不避諱說出:「主公你將兵不過十萬,而我多多益善」的言論,古往今來除了劉邦,還有誰能坦然接受,並給予獨力作戰的空間呢?(事實上即使是劉邦,也時常擔心韓信造反。) 至於陳平,我想他最終還是會離開項羽,然而會前往那個陣營就很難說了。他跟張良都是能看透天下形勢之人,此二謀士最終前往那個陣營,肯定能以計謀打破四大陣營混戰的局面。項羽無識人之明,而張耳在鉅鹿之戰後與陳餘交惡,都不是如劉邦般豁然大度的人物。田齊不求進取,自保有餘,取天下則不足。真正能接納賢才的,恐怕還是只有能識才用才的蕭何。 推理至此,已經說不得準了,誠如韓信一生皆懷才不遇一樣,可能會有其他英雄順應著不同的時勢而崛起,死了一個劉老三,未必沒有另一個張三李四。 如果劉邦死於鴻門宴,歷史會怎麼演變?關於這個問題,我最終的答案是:天下將會恢復諸國混戰的局面,不過不會維持很久,十年之內,由於長期的戰亂,中國的人口與糧食生產都難以支持類似戰國時代的分裂與戰爭。天下不必歸於一統,但可能會出現一個可以維繫長期和平的共主。這個共主若能佔據有利的地理資源,並且利用其政治地位以最快速度恢復元氣,將有機會以數十年的時間鯨吞其他割據勢力,大一統王朝仍有機會誕生於百年之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