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倚南窗以寄傲 審容膝之易安
  • 155820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虛實之間的古代戰爭

這幾年讀歷史,有了新的體會,最理想的軍隊,是可以不用管對方施行什麼謀略,直直衝過去就能獲勝的。楚漢相爭這段歷史我讀得最熟,正好拿來做例子。

古代打仗不像現在資訊傳遞方便,大多用鼓聲以及旗號來聯絡戰場上的小指揮官,這些小指揮官再逐級傳遞訊息,這些傳遞都不會是秘密通訊,而是敲鑼打鼓,大聲嚷嚷,而且絕對無法第一時間反應。數萬大軍就是數萬個腦袋,戰爭過程中,常常前軍不知道後勤是否有狀況,後軍不知道前軍是否已經敗退。若乘勝前進,士兵們為了軍功,當然跟上前去;若前線擾亂,一隊士兵往後敗退,後軍逃命要緊,軍隊往往因此瓦解。

古代歷史上佯敗最成功的例子,是韓信的背水一戰,將趙國大軍引到水邊,然後奇兵趁機偷襲大營,拔換旗幟,使趙軍軍心渙散,趙軍的後軍只要有一隊遭襲而敗走逃亡,雖然軍隊人數仍勝於韓信軍,還是不免全軍潰散。史記記載趙軍:「兵遂亂,遁走,趙將雖斬之,不能禁也。」

韓信是如何假裝敗退的?背水之戰後,韓信說:「信非得素拊循士大夫也,此所謂『驅市人而戰之』,其勢非置之死地,使人人自為戰」意思就是說,我訓練這支軍隊的時間不夠長,讓他們無處可逃,他們才能回身拼死抵抗。

如果此時趙軍能快速傳遞訊息,得知偷襲後方大營不過兩千騎兵,大軍十餘萬整頓旗鼓,八萬殿後,二萬回師,兩千騎兵何足道哉?

又如果趙軍訓練精良,將士勇猛,硬是比下韓信所帶領的「驅市人水邊而戰之」,十幾萬大軍直接把韓信軍大約四萬推入水中,那麼韓信再多陰謀詭計也沒用。(計謀的「計」,有更基礎的意涵,很容易被忽略,下回再談。下面所提到的「計」,都是大家熟悉的延伸意義。)

「假裝敗退」在古代是非常困難的,軍事機密越少人知道越好,大將軍是不可能讓每個阿兵哥都知道這一仗我們要「假裝敗退」的,甚至某些鼓聲訊號也不能讓每個士兵都能解譯。跟現代戰爭一樣,瞭解軍情,要看你的層級,別說阿兵哥了,就算是班長、排長甚至連長,都不能讓他們知道軍事行動的戰術目的,以免洩漏軍機。

既然如此,要如何做到「假裝敗退」呢?其一是訓練,練到阿兵哥沒有腦袋,不論戰場現況,一律跟著軍令走;其二是大軍深入敵境,使敗軍散卒無家可歸,再加上將軍威名顯赫,使士卒們產生一種心裡:敗逃進山林還不如繼續追隨將軍。如此一來,就算真的敗退,將軍往那邊移動,士卒們為了生存還是會勉力跟上。

總而言之佯敗沒那麼容易,或者訓練時間不夠,或者將軍欠缺威名。而佯敗不容易做到,很多計謀大概就再見掰掰了。

比起以計謀得勝的韓信,另外有一種將領,就是以訓練精良,將士勇猛取勝,這種軍隊有資格「有勇無謀」。這類將領的代表人物,正是與韓信同時代的項羽。

前面說,後方大營被偷襲無妨,把在外面的大軍整頓旗鼓,回師攻殺而成功的,就是項羽。敵軍逃到水邊,無視對方拼死一戰,直接把對手推入水中的,也是項羽。

話說項羽分封完畢之後,齊國田榮不服,於是項羽北上出擊田榮。就在項羽北擊齊的時候,西楚霸王的大本營彭城被劉邦率領五十六萬諸侯聯軍佔領。項羽親率三萬精兵殺回來。三萬精兵拂曉攻擊漢王軍,中午擊潰漢軍,項羽軍隊殺漢卒十餘萬人。接著劉邦帶領著剩下十幾萬敗軍逃亡,在睢水被項羽追上,結果漢軍「為楚所擠,多殺,漢卒十餘萬人皆入睢水,睢水為之不流。」

項羽的顛峰之作,當屬鉅鹿之戰。當時秦軍團團圍困趙王於鉅鹿城,各路起兵反秦的諸侯軍中皆在秦軍外圍作壁上觀,怕貿然參戰將使最後一點割據資本也被殲滅。剛剛死了項梁的楚軍也是如此,上將軍宋義的策略是,讓趙軍多消耗一些秦軍的兵丁糧食,之後再「承其敝」攻之。

項羽不滿這個策略,找個機會把宋義殺了,破釜沈舟,把部隊全部帶進戰場,不需要什麼調兵遣將的謀略計策了,在項羽的帶領之下,「楚戰士無不一以當十,楚兵呼聲動天」圍城秦軍被殺的片甲不留。

宋義的策略本身是有問題的,因為楚軍遠道而來救趙,每停軍一天就多耗一天糧食,等到秦、趙打完仗,楚軍大概也斷糧了,到時候承其敝的恐怕不是楚以及諸侯軍,而是剛打完勝仗士氣高漲又糧食無虞的秦軍。

對秦軍來說,圍點打援是其如意算盤。相對於諸侯軍,秦的儲備糧草充足的多,黃河中游的敖倉為秦朝的大糧倉,不但足以供應秦軍前線,甚至在楚漢相爭時還可以供應漢王數年糧食。換句話說,只要保持糧道通暢,秦圍鉅鹿可圍而不攻,日子一長,諸侯軍不攻自破,可不戰而屈人之兵。

但是也不能說宋義的策略毫無道理,當時咸陽的政治局勢相當詭譎,對於出征於外的秦軍相當不利,秦即使不由外給予滅亡打擊,也會自己從中腐敗。諸侯軍真要用計推翻秦朝,此時應該多用點心力在咸陽才是。根據〈李斯列傳〉的記載,李斯的長子李由為三川太守,是秦軍後方糧道的重要據點,東方亂事大起,朝中正準備追究李由的責任,並趁機把李斯給拉下來。李斯一旦垮台,朝中便只剩下趙高這等佞臣,對諸侯軍來說大大有利,在戰國游士的風潮之下,也許李斯被趙高鬥倒,背後有諸侯軍的各種反間計運作。

無論如何,項羽示範了「有勇無謀」的將軍如何打勝仗,紮實訓練可以使士兵以一當十,勇武的將軍,可以無視各種計謀的使用。諸侯軍只有楚軍衝上去?無所謂;楚軍人數沒有優勢?無所謂;秦軍擺明了要圍點打援,殺進去正好落入圈套?那又如何?小漁網抓不了大鯨魚,最強的軍隊,有勇足矣,不必計謀。

我不是說計謀不好,兵法虛虛實實,當然需要計謀,但計謀之外,戰爭恐怕更講訓練,更重視軍隊本身的戰鬥力。跟打籃球一樣,假動作很漂亮,還是得把球投進籃框才行,如果有高又壯的球員,手一舉就直接灌籃,面對力量小於他的對手,又何需假動作?跟這樣的對手打架,就算你要用計引他去撞牆(運用地形),拿火把、石頭丟他(火攻、落石),也要提防他就算頭破血流還是可以把你撂倒。

《火鳳燎原》的敘事有一點很受讚揚,我覺得也是有幾分道理,就是作者陳某認為,能在歷史留名的武將,必然有其利害之處。然而一面倒的去強調智謀,即使是訓練與武勇,也都要包裝在一個繁複無比的計謀之中,讓戰爭少了許多真實樣貌。董卓出身隴西,長年在邊郡帶兵,呂布勇猛過人,善於騎射,他們也可以很懂得操練之法,尤其是騎兵,中原不產馬匹,在騎兵的訓練上肯定不如關西將領。

相對於計謀,歷史對於軍隊的訓練幾乎是一片空白,步兵五人成伍,五個人可以如何分工,如何追擊,如何防守;騎兵編組如何衝殺,如何整隊,如何適時的讓馬匹喘息;弓兵如何排列,如何補充箭矢;不同屬性的兵種如何應對,步兵面對騎兵衝殺應該如何抵擋,面對箭雨又應該如何防禦,不同兵種混合編組如何搭配同時進攻等等。諸如此類,都是歷史沒講的,按理說正是小說家、漫畫家可以施力的地方,另一部漫畫《王者天下》稍稍微提到了,而《火鳳燎原》我看了二十幾集,幾乎沒看到這些想像。所有人都強調計謀,反而讓戰爭失去了立體感。

所以我說啊,還是司馬遷寫得好,雖然不至於千古無人能出其右,但不論是寫歷史還是寫小說,這領域的頂尖人物,太史公肯定榜上有名。

有空的話,還要談談「計謀」的基礎意義以及延伸意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