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倚南窗以寄傲 審容膝之易安
  • 152995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謙讓的意義:對「孔融讓梨我不讓!」一文的回應

白老師:好的,關於這個故事,你們怎麽看? 學生:爸爸的朋友為什麽要給孔融家帶梨? 白老師:因為爸爸的朋友到人家家裡作客,會麻煩人家招待,所以帶著梨子作為禮物 學生:既然是禮物一定要是好梨子了,為什麽還明顯地有大有小,不能一樣大嗎? 白老師:因為當時沒有你們美國人愛搞的基因改造技術,所以一定會有大有小,那樣的水梨才是正常的水梨。 學生:既然梨子有大有小,爸爸為什麽還要四歲的孔融去分,一旦分不公平怎麽辦?分出去了的梨子難道再要回來?為什麽要分給每個人吃,不願吃不吃、誰願吃誰自己去拿那不行嗎?孔融這樣分也不一定公平啊,所有的兄弟都得根據孔融的喜好得到梨子,他們的選擇機會被剝奪了,分到最大梨的兄弟說不定不喜歡吃梨呢。我不喜歡孔融,他這麽做對別人不公平,剝奪了其他兄弟選擇和表現的機會。我也不喜歡孔融的爸爸,他不負責任,讓沒有行為能力四歲的孔融分梨,而且他也沒有是非觀念,孔融分梨的行為很主觀武斷卻得到了父親的表揚。....... 白老師:等等,請把我剛剛拿給大家看的古文原典再看一次。誰說孔融是去「分」梨了?史書講得很清楚:「與諸兄共食梨,融輒引小者」,爸爸是叫他們兄弟一起吃梨子,而孔融總是挑小的吃。 學生:孔融為什麽對哥哥和弟弟實行前後矛盾、絕對相反的標準呢?他難道沒有固定的做事原則嗎? 白老師:當然有,他是在表現謙讓,謙讓背後有個固定原則,就是兄弟相親相愛,他們會希望對方可以吃到更好的梨子。 學生:他要表現自己的謙讓,自己拿一個最小的就好了,他為什麽不給其他兄弟表現謙讓的機會呢? 白老師:他確實是自己拿一個最小的,是別人問他他才回答:「我是小兒子,理當拿小梨子。」如果他兄長要謙讓,自然也會回答說:「我是大兒子,當照顧小弟,請他吃大梨子好快快長大。」 學生:我覺得孔融不誠實。 白老師:為什麽? 學生:這件事情有點自相矛盾,孔融可能是不喜歡吃梨才給自己一個最小的,但不喜歡吃就該直說,討巧地一堆冠冕堂皇的理由是很虛偽的。反過來,要是他喜歡吃梨的話卻把大的都給了別人也是口是心非,喜歡什麽該勇於承認才對。 白老師:你這問題要分兩部分來看,第一,孔融喜不喜歡吃梨是另外一回事,就算他不喜歡吃梨,只要他哥哥喜歡吃梨,他自願拿小的就是一種對哥哥友愛的表現。第二,如果孔融一心一意要讓哥哥吃大梨子,直說出來反而會讓哥哥覺得不好意思,所以要講一些冠冕堂皇的理由,讓哥哥既感受到愛意,也願意吃梨子。這是中國人表達愛意的方式,確實顯得作偽,但這種作偽的背後有真心誠意,跟政客們虛偽到骨子裡的情況是不一樣的。 白老師:話說回來,如果孔融直說:「因為我愛哥哥,所以我吃小梨子的」你覺得就不虛偽了嗎?說到底講什麼根本不是重點,有沒有愛才是關鍵。 學生:這個故事不好,鼓勵主觀武斷,剝奪了民主,這種扭曲自己的欲望去贏得贊揚的做法是一種不健康的心理行為。 白老師:愛本來就是主觀的,事實上也沒有任何人可以做到真正的客觀,因此我們只好相信「相愛」是人類最好的價值。孔融並非「扭曲自己的慾望」,他是壓抑自己的物質慾望來表達對兄長的愛,贏得讚揚不過是友愛的附屬品罷了。我相信各位同學應該同意,人類如果不壓抑自己的物質慾望,世界會變得非常可怕。 白老師:那麼,最後要問各位,要是你是孔融會怎麽做呢? -- 附記: 有朋友找了一段「分梨」的文字,問我可不可信,基本上大家在網路上搜尋到的「孔融讓梨」故事都不怎麼可靠,尤其是那種找不到原典出處的。 魏晉以前的名人軼事本來就很多加油添醋,我引的這條資料基本上也不是多古老的文字,《後漢書》中的〈孔融傳〉只有「小時了了」的故事,「讓梨」故事其實是唐人做注時放進去的,這也是我覺得讓梨故事根本上不可信的原因:因為范曄做史的時候,便選擇不紀錄這個故事。 回來談教學的問題,我覺得問題在於:我們到底要學什麼?要學儒家,那就要瞭解仁義的核心意義是什麼;要學法家或法家化儒家的統御之術,那就要瞭解他們所主張的秩序是什麼樣貌。事實上,如果我教的是儒家,那麼就算是先秦兩漢的故事,也有許多值得批判的地方。 我篇文章要批評的不是美國學生沒讀書,而是老師沒讀書。文本在哪裡,值得學習的地方在哪裡,值得批判與反思的地方在哪裡,這些都是老師在上課之前必須要做的準備。這老師沒把文本準備好,對於「謙讓」又欠缺瞭解與反思,難怪被學生考倒。相對於老師的沒準備,我對於美國學生勇於思考與提問倒是很欣賞的,我可以想像如果我要面對這批學生,那們我們可能會繼續針對儒家之「偽」展開辯論,而我也必須在上課之前做好功課。 關於謙讓,漢代還有一些故事值得一談,有空再跟大家分享。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