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倚南窗以寄傲 審容膝之易安
  • 155820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如果司馬遷.......?

為了避免學生害羞不願意發言,我讓學生們寫在空白紙上給我,大部分的學生都做了兩個選擇: 
 
1、老爸爸都這麼要求了,寫歷史好像也是一件重要的工作,所以會盡力完成《史記》,繼承司馬談的志業。
 
2、為了避免被喀擦,李陵的問題就不淌渾水了,真的沒有人幫他出頭,就在《史記》裡幫他說說話也就是了。
 
關於第二點,明哲保身的想法很正常,說真的如果我變成司馬遷,除了寫《太史公書》之外,保住小雞雞肯定會是我人生一大要務。「人情莫不貪生惡死,念父母,顧妻子」,就是指吾等凡人。李陵投降了才要幫他說話太危險了,應該在他出征前先寫個字條提醒他:「老闆不會給你支援喔!步兵五千人省著點用,遇上匈奴大軍務必想辦法回來,我的小雞雞就靠你保住了,揪咪~」如果李陵這等聰明人這樣還不懂,那投降匈奴也沒啥好替他辯白的了。
 
比較意外的是第一點,現在的年輕人多半懶得讀書,自主性又高,不太願意接受外在權威,怎麼會願意負責五十幾萬字的史書撰寫呢?他們說願意接受父親遺命願意寫書,依我看有兩種可能,一種是被我上課反覆強調的「偉大志業」給唬住了,另一種則是根本搞不清楚寫一本曠古未有的史書有多困難。
 
我想兩種可能性是並存的,沒寫過長~長~長篇大論的人,很難想像其中的辛苦。尤其是還要用毛筆、竹簡寫,錯字若多,光是用刀片削去錯字就累死我也。就算穿越者趕緊發明了紙,還順便發明了鉛筆,但光是想到中國走透透只能搭船、騎馬、坐馬車,沒有汽車、火車,還沒有空調,我就覺得不如回家種田比較實際。(啊!保證有機無毒的農產品時代,絕對沒有食安問題。改良一下原始穀物,發展一下農耕技術是必要的,有機會還要喝個有機牛奶。)
 
撇開貪生怕閹不說,我從來沒想過這個問題:如果司馬遷沒有遭遇李陵之禍,我們現在讀的《史記》會變成什麼面貌?我想他應該還是會很討厭老闆劉先生,對李廣應該還是會充滿同情,但〈大宛列傳〉、〈匈奴列傳〉、〈衛將軍驃騎列傳〉等傳記可能會變得不太一樣吧?搞不好〈今上本紀〉現在還看得到,畢竟沒有了奪屌之恨,下筆應該會收斂許多。可惜的是〈報任安書〉這等天下第一抱怨文,後面的臭小子們就看不到了。
 
如果司馬遷能「全身」而終,照理而言應該會比較長壽,寫作時期的精力應該也會更加旺盛才是。如此一來,《太史公書》的時間下線延後個五至十年,多修改幾次,甚至多寫個幾篇,應該不成問題吧?再怎麼不濟,多抄寫個幾個副本也是好的,像近代《四庫全書》那樣,弄個七套,分藏不同位置。除了名山(天子圖書館)與京師(長安)之外,東都洛陽放一套,儒都曲阜放一套,蜀郡、南郡各放一套,再準備一套跟著漢武帝埋葬,分散書籍亡佚風險,「後世聖人君子」才不會老是看到有錄無書的閹割本啊!
 
下回講《史記》,來認真講一下李陵與司馬遷的愛恨情愁好了,順便問問學生:如果司馬遷不被喀擦,李陵的故事應該怎麼寫?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